新华社's blog

俄罗斯将针对美国新制裁研究对等回应措施

Submitted by 新华社 on Fri, 08/10/2018 - 10:05

来源: 新华网

  新华社莫斯科8月9日电(记者安晓萌)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9日说,俄罗斯将根据美国计划出台的新一轮对俄制裁研究对等回应措施。

  扎哈罗娃当天在例行记者会上说,俄方将基于美方将实施的制裁研究回应措施。俄方受到何种方式制裁,就会以何种方式回应。

  扎哈罗娃说,美国以涉嫌使用生化武器为借口对俄实施制裁“毫无依据”,与此同时美国政府还声称将努力改善俄美关系,这是“赤裸裸的伪善”。她表示,美国拟对俄实施的新制裁是向俄前情报人员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在英国中毒事件的调查工作直接施压。

  扎哈罗娃强调,任何引发俄美双边关系恶化的举动都不是俄方的选择。

  就美国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访俄一事,扎哈罗娃表示,俄方希望与美国维持各领域有建设性的磋商。

  据俄新社报道,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9日表示,美国将新制裁措施与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中毒事件挂钩的行为令人“完全无法接受”。他同时表示,俄罗斯仍希望与美国建立建设性关系,这不仅符合两国人民的利益,也有助于全球战略稳定和安全。

  佩斯科夫说,普京总统多次展现出俄方希望寻求俄美关系出路、讨论最棘手问题的建设性态度,而对方没有表现出同等态度,这令人遗憾。

  美国国务院8日宣布,因俄前情报人员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在英国中毒事件,美国将对俄实施制裁,相关制裁将于8月22日前后生效。

  今年3月4日,斯克里帕尔及其女儿在英国威尔特郡索尔兹伯里市街头一张长椅上昏迷不醒。英国警方说,两人中了神经毒剂。英国政府称俄罗斯“极有可能”与此事有关,但俄罗斯对此坚决否认,认为英国的指控意在抹黑俄方。

 

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8-08/10/c_1123248630.htm

美刊揭秘F-35“坎坷一生”:杂而不精 代价高昂

Submitted by 新华社 on Thu, 08/09/2018 - 19:39

来源: 参考消息网

    资料图:F-22与F-35联合编队飞行。

    美国《大众机械》7月27日发表埃里克·泰格勒的文章《怎么搞的,F-35是如何变得一团糟的?》称,首批联合攻击战斗机已被宣布具备作战能力。随着这种战斗机全面投产,所有3种型号——空军的F-35A战斗机、海军陆战队的F-35B战斗机和海军的F-35C——都跌破每架1亿美元的门槛。

    但也不全是好事。F-35仍受到一些决策的困扰。比如有一个决策是用“并发”策略来建造飞机。也就是说,在试验设计真正定型前就建造第一批飞机。截至3月份,只有近一半的F-35飞机做好了作战准备,因为许多较老的F-35飞机有待达到规格要求。

    F-35刚刚顺利完成一段“航程”。6月,3架美国空军F-35A战斗机飞越大西洋,出现在英国范堡罗航空展上。F-35战机在范堡罗航空展的处女秀推迟了两年。两年前,F-35战机因引擎着火,未能在这一国际航空展亮相。

    最近的报道显示,F-35“闪电II”式战机可能终于迎来了拐点。它克服了困扰其研发阶段的技术问题,并且已接近于做好作战准备。对这款期待已久的飞机来说,这是一个重要时刻。这个时刻早就该到来。2015年7月,海军陆战队宣布联合攻击战斗机可以投入作战。空军近日宣布联合攻击战斗机具备初始作战能力。海军则希望在2019年2月之前做到这一点。如果这一时间表保持不变,F-35将在它击败波音公司的X-32战斗机方案而被选中18年之后具备基础作战能力。这也将是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启动23年之后。

    20多年来,F-35一直为大型防务合同都会发生的各种问题所困扰:进度延后,预算超支,还有最初的超卖。事情何以到了这种地步?耗资数万亿美元的大型飞机最终是如何飞上蓝天的?

    只能有一个

    从任何角度看,F-35的研发都是一团糟。原因很多,但都回到批评F-35的人士所说的这种战机的原罪:五角大楼试图制造一款通用型战机,即联合攻击战斗机。

    这项计划始于1996年,当时联合攻击战斗机被视为取代F-16战机、F-15E战机、A-10战机、F/A-18战机以及AV-8B战机的一个方式。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要求以一个通用的设计方案推出3种机型,它们共用80%的零部件。美国空军将有常规的F-35A战机。海军陆战队将有短距起降的F-35B。美国海军将有可在航母上降落的F-35C。在初始阶段,根据预测,F-35在空对空作战中的效率是老式传统战斗机的4倍,在空对地作战中的效率是老式传统战斗机的8倍,在对敌方防空能力进行侦察和压制方面的效率是老式传统战斗机的3倍。设计目标要求联合攻击战斗机直到2040年都将是首要攻击机,其空中优势仅次于F-22“猛禽”隐形战斗机。

    F-35将不仅为美军各军种共享,还要在世界各地共享。一个由“伙伴国”组成的联盟不仅会使用和生产这种飞机,而且在全世界为其提供支持。最终,8个外国伙伴——澳大利亚、加拿大、丹麦、意大利、荷兰、挪威、土耳其和英国——签署了投资并购买这种飞机的协议。到目前为止,7个国家接收了首批联合攻击战斗机,8个国家有飞行员和维护人员接受训练。

    然而,这一切姗姗来迟。这不仅是因为制造有如此多构成部分的战机所涉及的技术非常复杂。早在F-35战斗机项目被拖延和超支困扰之前,历史上多用途飞机未达到预期的事例就比比皆是。以最初的F/A-18“大黄蜂”战机为例。“大黄蜂”如今是美国军方的主力战机,但它首次亮相时缺乏A-7“海盗”攻击机的射程和有效载荷,也缺乏它要取代的F-4“鬼怪”战机的加速和爬升性能。

    F-35的支持者们面对这些事例并不退缩,他们坚信,为几个军种建造通用型飞机所需的技术进步终于实现了。早在2000年,美国海军陆战队的迈克尔·霍夫中将(从1997年至2001年担任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的负责人)在采访中,用拳头重击桌子,宣称联合攻击战斗机不会发生过去多用途战机所遇到的问题。那些飞机项目很容易在预算上超支,在进展上停滞不前。

    艰难时期

    事情很快变得非常糟糕。空军想要隐形飞机,而这些隐形要求导致联合攻击战斗机的设计方案没有内部武器舱,至少在最初是如此。这个设计方案未被海军陆战队所接受,因为海军陆战队要求设计方案包括内部武器舱。设计上的这一修改将使F-35战机变得更重。海军陆战队对垂直起飞飞机的期望也将是如此。海军陆战队之所以想要垂直起飞飞机,是因为它表示没有可以替代“鹞”式垂直起降战斗机的选项。英国《防务》月刊记者、“战争无趣”网站博主戴维·阿克斯说,海军陆战队“提出短距起降能力的要求,实际上是把一个臃肿、笨重的机身强加于这个项目,尽管空军的F-35A战机并不真想那么臃肿”。

    为3个军种建造一架飞机并不是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遇到麻烦的唯一方面。五角大楼希望利用“并发”策略:即在完成地面和飞行测试的同时建造量产飞机,以此来降低成本。他们不管F-35的多数方面仍处在项目开始的研发早期阶段,距离可以整合的成型技术还很遥远。这些方面包括飞机发动机和飞行控制系统,以及软件和自动化后勤系统等。你可以想象发生了什么。在飞行测试期间,军方发现F-35需要进行结构和电子方面的修改。许多飞机已经生产出来,这一事实让修改的成本变得昂贵得多。

    在2003年之后的十年里,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遭遇了十几次重大挫折。这些挫折一个个接踵而来。2004年,F-35B超重2000磅以上,无法达到其性能目标。2006年,美国政府问责局警告说,由于“并行”开发政策,对系统不能充分发挥作用或不能运行的飞机进行改造的费用可能非常昂贵。到2013年,投入的改造成本达17亿美元。

    从2007年起,网络入侵导致与F-35设计和电子系统有关的几个TB的数据被盗。这次攻击和2012年另一起对英国航空航天系统公司(该公司制造F-35的飞行控制软件、电子战系统、机身后部及其水平和垂直尾翼)的网络攻击迫使项目的软件、硬件重新设计,从而增加了成本、加剧了延迟。从棘手的头盔显示系统,到不合格的弹射座椅和后勤软件,F-35不断面临挑战。

    一团糟的情况非常严重,以至于到2010年,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盖茨撤销了戴维·海因茨少将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经理的职务,这更加延误了开发进程。组装F-35四件套机翼的问题,支持F-35B机翼的一块隔板出现结构疲劳,加上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发生一次罢工,这些问题导致首批产品的购买减少。接连不断的麻烦几乎使2010年至2011年F-35B被取消。为避免设计变更造成进一步延迟,五角大楼在2012年接受了F-35A缩小作战半径和F-35B延长起飞滑跑距离。F-35B的估计作战半径减少了15%。F-35B在最近的跨大西洋飞行中不得不加油15次。

    谁来为这场持续20年的灾难承担责任?2013年,政府问责局的迈克尔·沙利文声称,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未能尽早开始进行系统工程,而且不了解启动该项目所涉及的技术。但同年兰德公司的一项研究发现,F-35战机的3种型号在研发过程中彼此差异太大,采用一个基本设计方案或许比各军种从一开始就根据自己的要求分别建造飞机的成本还要高。大型防务项目几乎总是超出预算,你也已经知道了开始-停止的原因,这些事实让F-35项目的头20年处在混乱状态。

    费用和承诺

    F-35的成本估算在过去15年里每年都在变化。不过可以肯定地说,该项目是美国历史上(迄今为止)最昂贵的项目,其成本在2012年估算为逾3200亿美元。2014年,政府问责局发现,F-35机群的运营成本将比它所取代的飞机高出79%。

    五角大楼2015年的《选定购置项目报告》说,这个项目的成本从2001年开始增加了43%,其中包括单位成本(增长了68%)。报告还说,F-35A的每飞行小时成本为3.25万美元,而F-16C/D的成本为2.55万美元。分析人士称F-35是“烧钱的坑”。他们并认为,洛克希德公司建立广泛的全国和全球供应商基础(包括分布在45个州和9个外国的1300家供应商),其目的与其说是为了保障物流效率和安全,不如说是为了确保联合攻击战斗机项目因太大而不能倒闭。

    他们成功了。F-35可能是最受嘲笑和最有争议的战机之一,但它已经亮相,几乎可以投入现役。这是好事。坦率地说,美国需要F-35。美国空军现有飞机机身的平均年龄为27年,海军的情况差不多同样糟糕。几十年历史的海军陆战队飞机正被从飞机坟墓运回去。作为第五代战机,F-35提供了新的作战能力和信息利用能力。它将与F-22和第四代战斗机如F-18和F-16一起,在防御环境下“打破防守”。

    至少到目前为止,F-35战机兼备各种能力,但杂而不精。美国为它付出了高昂的代价,而完整的账目还有待评估。(编译/马丹)

 

21世纪经济报道社论:中美贸易摩擦背后的60%定律

Submitted by 新华社 on Thu, 08/09/2018 - 19:11

导读: 鉴之往事,可以更清楚地了解目前中美谈判所面临的情势,可以更清楚地理解为什么美国会不顾一切地向中国全面施压,美国有着固定战略性任务,而非战术性的目标。

  日前,针对美国加征2000亿美元中国商品25%关税的做法,中国做出反击。在这种背景下,国内有些人有点慌乱,有意见认为中国准备不足,谈判有问题,应该及早妥协。

  寄希望于及早妥协,与那些认为中国可以通过奇思妙想的招数战胜对手一样,都是缺乏对贸易摩擦的本质理解。

  如果我们考察历史就会发现,中美贸易摩擦具有必然性,无论中国做出何种选择都很难避免,因为,美国的目的是持续打压对手,直到解除对其威胁。

  美国通过贸易摩擦阻止日本崛起是前车之鉴。二战之后,在最初的几年,作为占领者的美国一直避免日本实现再工业化。当朝鲜战争爆发以及美苏冷战激化后,美国才开始将日本作为前线进行产业复兴的支援。但随着日本变得强大以及冷战缓和,从1985年开始,美国转变对日政策,开始抑制日本工业发展。

  美日贸易摩擦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在第一阶段(1968年-1972年),主要以纺织、钢铁等传统商品为主,美国要求日本对美国的纺织品、钢铁等出口进行自主限制。日本被迫同意。

  在第二阶段(1977-1979年)主要以彩电为主,最终以日本自主限制出口解决。

  到了第三阶段,即1980年到1990年代中期,贸易摩擦全面爆发。 

  在这个时代,日本经济规模开始达到美国GDP的六成左右,而且增长势头很猛,有快速超越美国之势;其次,日本在汽车、半导体、先进机床等高新技术领域和竞争力达到世界先进水平,超过同样把这些作为支柱产业的美国。

  这意味日本有能力挑战美国的经济与科技霸权。美国人认为“冷战结束了,获胜的却是日本”,并且日本崛起是以美国衰落为代价,当时美国舆论调查显示,多数美国人认为日本取代前苏联成为美国最大的威胁。因此,美国必须全面打压和制裁日本。

  1980年代,美国反日情绪在学界、媒体界、商界、政界全面蔓延,美国学者罗伯特 安吉拉用“痛击日本”这个词来概括这一政治社会现象。日本的汽车、彩电等商品在美国遭到公开毁坏并通过电视直播。1989年,老布什总统在任命希尔斯作为新的美国贸易代表的仪式上,递给他一根撬棍,希望后者用它打开日本市场的大门。

  与此前贸易谈判只针对具体商品不同,美国对日本进入全面打压阶段启动了超级301条款,这个条款规定美国可以单方面判断交易国贸易、知识产权等政策是否违约,即美国不需要在谈判中作出任何让步,直接给交易国定罪并要求对方接受美国要求。当时,美国人普遍认为“美国不能再等了”,“多边主义见效太慢”等。这与当前特朗普政府的观点和行为高度相似。 

  此阶段美国的要求有三:

  第一,打击日本在超级计算机、航天卫星、医疗器械、半导体等高新科技领域的发展,避免全面赶超美国科技优势;

  其次,直接强制日本修改国内经济政策和方针,服从于美国指导。比如美国要求日本制定公共事业投资计划,日本做了10年400万亿日元的计划让美国审阅,被告知要再加30万亿。

  再次,克林顿时期,美国向日本提出三年内,日本必须确保美国汽车、电信、医疗等产业在日本市场占有率达到其在世界市场的占有率水平,强行要求设立“数量指标”,遭到日本拒绝。 

  中国当前经济规模也达到了美国的60%左右,并且依然在较快发展,在 科技领域开始转型升级,这也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结果。

  与此同时,美国出现反华情绪,这与1980年代的日本所遭遇的高度相似。也就是说,在这阶段,中国已经被美国视为经济与科技领域迫在眉睫的威胁。美国既不愿意转让高端技术,也不让你购买,却一味要求你全面开放市场,根本目的就是不让你发展壮大。

  鉴之往事,则可以更清楚地了解目前中美谈判所面临的情势,可以更清楚地理解为什么美国会不顾一切地向中国全面施压,美国有着固定战略性任务,而非战术性的目标。

  对中国而言,既要对美方这一战略目标有清楚的认识,也要有自己清楚的战略定位。就如中方反复声明的一样,为了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期待,为了实现高质量的发展,我们一直愿意与美国相向而行,平等协商,谈判解决问题的道路是通畅的,对话的大门也是一直敞开的。但是我们不惧怕美国的经济恐吓战略,也有足够的能力和耐力应对美国的贸易大棒。

  事实上,美国的贸易战并未阻止日本产业崛起,贸易战杀伤力有限,关键是不要在国内政策上犯错。日本就是对贸易战做出了错误反应,过度刺激内需导致泡沫经济,从而让发展陷入停滞。因此,中国不必害怕贸易战,但需要警惕以刺激内需为名继续加杠杆,中国还具有被压制的巨大发展空间,应该通过结构性改革及时释放出来。

港媒称中国航母将补齐短板:空警-600或很快首飞

Submitted by 新华社 on Thu, 08/09/2018 - 19:08

香港亚洲时报网站8月2日发表题为《解放军新型预警机飞得更高看得更远》的报道称,最近几周,网上流传着据信是空警-600空中预警机停在一艘战舰复制品飞行甲板上的照片。

    报道称,这些照片可能暗示着中国一直在为军队未来弹射航母试飞新型预警机,首架空警-600预警机可能很快首飞。

    报道认为,空中预警曾是解放军航母舰载机联队的软肋。其挑战之一就是这类飞机太重,速度太慢,难以在解放军海军现有航母上起飞降落,比如辽宁舰及其正在进行试航的姊妹舰,它们的舰头呈向上弯曲状。

    报道称,目前,辽宁舰采取临时替代方案,依靠直-18中型运输直升机改装的空中预警机和内置雷达系统执行空中侦察任务。但是,据说这些直升机难以空载相阵控雷达执行远程预警任务,而且这些飞行速度缓慢的飞机还有可能暴露航母的位置。

    报道称,现在,观察家认为固定翼空警-600预警机可能是中国最接近美国海军E-2“鹰眼”预警机的一款战机。

    报道称,由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西安飞机公司制造的空警-600预警机在机身上方的天线屏蔽器里安装了大型有源电子扫描相阵雷达。飞机配备了更大的雷达,因此比直升机飞得更高,也看得更远。

    总部在美国的杂志《大众科学》月刊曾经报道,空警-600预警机的设计很多源于运-7运输机。

    报道称,考虑到中国目前的作战数据链接和信号处理能力,空警-600预警机很可能可为飞机领航,并协助中国远程导弹瞄准目标,探测敌方隐形战机,将多个平台的实时数据融入单一数据流。

    报道还表示,中国军事专家说空警-600预警机最有可能用于中国未来的电磁弹射航母。(编译/郑国仪)

美国“任性制裁”这瘾,得戒!

Submitted by 新华社 on Thu, 08/09/2018 - 10:31

  新华社记者吴黎明

  继高调宣布重启对伊朗进行一系列制裁之后,美国政府日前又宣布了新的对俄罗斯制裁措施。前者属于“计划内”,白宫几个月前就已“子弹上膛”,后者则让不少国际观察家感到突兀,毕竟美俄元首上个月刚刚举行了气氛不错的会晤。

  近期以来,美国政府启动的制裁一个接着一个,俨然有“上瘾”之态。前几天,美国对其北约盟友土耳其进行制裁,土美关系近乎到了撕破脸的地步;美国政府还威胁欧洲,如果欧洲企业继续与伊朗做生意,其在美资产和金融活动将遭受“次级制裁”。

  一言不合就制裁,这种视国际规则与道义如无物的做法几乎成了美国外交工具箱的首选“刀具”,其霸凌作风正遭到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批评和抵制。

  各国之间有分歧很正常,关键是要通过理性对话,有理说理,按照国际通行规则行事,不能由着性子胡来,更不能仗着胳膊粗就动辄用拳头说话。须知,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在21世纪的今天,公正、公道与规则意识早已深入人心,“丛林法则”已行不通。美国的“霸凌主义”作风,得改!“任性制裁”这瘾,得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