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振国's blog

涉及层面广,盘运鸿事件必须公开所有细节透明处理

Submitted by 刘振国 on Fri, 08/10/2018 - 17:40

(吉隆坡10日讯)马华中央宣传局副主任刘振国促请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公开说明满分优秀生盘运鸿被4所大学医学系拒收的真相,而不是企图“私下”和有关涉及的学生和父母解释就能够释疑。有关事件不只是个案,它涉及层面非常广,必须透明和公开的处理。


他是针对张念群在处理满分优秀生盘运鸿被4所大学医学系拒收的事件上,无法有效的向人民尤其是华社清楚解释个中被拒的原因,并有意为教育部的不公行为掩护时这么表示。


“张念群所给予的解释包括,盘运鸿按绩效制(90%成绩和10%课外活动成绩)的標准下,被分配到马大的生物工艺系,也就是他的第五选项,而每间政府大学在录取学生都拥有自主权,尤其是设定各个科系的入学考试,因此优秀生除了要符合各个科系最低的入学標准,也务必要参加相关科系的入学考试或测试。这些我们都非常清楚了解,但是录取和面试的标准和细节却没有公布,间中是否涉及闭门造车,黑箱作业的情况人民无从而知。”


他指出,除了公布大学各科系的录取资格和细节,张念群也必须采取更有效的方式来解决优秀生盘运鸿被4所大学医学系拒收的问题。


“人民不止要看到教育部认真的看待优盘运鸿无法进入属意科系,甚至被4所大学医学系拒收的问题,人民也要教育部拿出实际的解决方案,而不只是扮演信差的角色,只是负责”通知”有关申请无法通过的学生,而完全没有任何的确实的解决方案。”


他强调,如果身为副教育部长张念群的责任只是负责通知无法成功获得大学录取的满分优秀生的话,那么张氏在509年前不断的揶揄马华当家不当权的言论不但现在自打嘴巴,也再一次的验证现有在希盟政府管理下的教育部,实际上是换汤不换药。


“改朝换代的这3个月以来,希盟尤其是行动党领袖和部长的绩效成绩完全不及格,他们不但无法改善前朝政府在管理政府机构和部门的不足之处,相反的还每况愈下的企图以各种借口来愚弄人民。”


他提醒希盟,距离结束100天的希盟蜜月期已经不远,希盟将不会在有任何的藉口来推卸责任,自己答应和白字黑字记录在100日新政的承诺必须落实。如果无法落实,就必须辞职下台!

为教长拖延承认统考辩护,黄书琪妄为独中生!

Submitted by 刘振国 on Wed, 08/08/2018 - 15:11

(吉隆坡8日讯)马华中央宣传局副主任刘振国炮轰居銮国会议员黄书琪为教育部长马智礼针对承认统考的“五年内深研再决定”的说法辩和护喊冤的做法根本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自打脸做法。无论黄书琪如何的为教长辩护,希盟针对承认统考的承诺已经跳票,黄书琪也妄为自己是独中生的身份!


他是针对教育部长马智礼的承认统考的“五年内深研再决定”说法,在引起华社的众多反弹后,黄书琪脸书帖文为马智礼喊冤,并归咎中文报翻译误解而至时这样表示。


“身为一名后座议员,黄书琪理应针对教长有意拖延希盟承认统考的书面回答发出质问,以及要求教长厘清他书面回答中所谓五年内深研再决定到底是什么意思,而不是迫不及待的为教长的书面回答辩护,挑字眼来怪罪媒体翻译不正确。”


他表示,黄书琪一再的在议会里强调自己是众国会议员里,为数不多的独中毕业生,她对她自己的独中生身份感到自豪,但是她为政府不承认统考的行为辩护,这不但直接打脸自己的独中身份,也成为大马历史上,第一名统考生为拖延不承认统考的教长辩护。


“不管教长的书面回答如何的被记者翻译不到位,不管黄书琪的翻译是如何的精准,但是教长的书面回答的最终想要带出的讯息就是在希盟执政的5年里,不会轻易的承认统考,希盟上台执政中央就立即承认统考的承诺不会落实,也不可能做到,不管是研究还是不会承认,最终承认统考的承认无望!”


他劝请黄书琪悬崖勒马,不要为了政权和自己的权位而埋没了自己的良心,继续为希盟捍卫和维护那些不能落实的承认。这犹如正在利用权力来玩弄华社,在华社背后插刀。


“我们不期望行动党领袖在希盟中央政府里当家当权,但却没想到他们能够反过来,为伤害华社利益的希盟领袖辩护,自愿的做他们的辨士,一边高喊承认统考势在必行,另一方面却维护阻止承认统考的领袖,黄书琪你情何以堪!!!”

张念群应公开入学标准

Submitted by 刘振国 on Tue, 08/07/2018 - 12:22

(吉隆坡7日讯)马华中央宣传局主任刘振国促请副教育部长张念群,如果无法拿出解决特优生无法进入属意大学科系问题的方案,那么最简单透明和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公开所有大学科系的入学标准和积分准则,一劳永逸的解决本地政府大学录取机制上不透明的问题!


"张念群必须拿出当年谴责马华和国阵的勇气,公开所有大学科系的入学标准和积分准则,一解这些年来,特优生父母质问教育部知道为什么他们的孩子成绩如此的优越,依然无法进入自己属意各系的疑虑。”


指出,特优生无法进入本地政府大学的属意科系,年年都在上演,尤其是政府大学的热门科系学额有限,特别是医学系,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很多的特优生无法如愿进入自己属意的科系。


长久以外,本地政府大学录取机制的不透明、考试制度的不公平,这导致政府间接的把人才往外推,而因为政府大学热门科系不收,优秀生相反的寻求其他的方式,获各种奖学金,到海外留学,最终被外国所吸纳,导致人才外流的问题无法有效的改善;而行动党也曾经严厉批评过教育部在大学录取机制上的不透明。”


但是现在当行动党成为中央政府,并拥有一名教育部副部长的职位,但是他们依然重复着一样的答案,却没有解决方案。”


表示,2014年,行动党士布爹区国会议员的郭素沁以“马华民政入阁后问题依旧,马上解决优秀生被拒问题!”为题,炮轰当时的教育部,并强调特优生无法进入属意科系的问题,不但必须即刻处理,政府也应同时检讨有关专业科系的遴选标准问题。


郭素沁说,政府每年花费巨款招揽海外人才回国服务,但是很讽刺的是,我国的特优生却无法进入他们所属意的本地大学的科系,这现象根本就是互相矛盾和浪费人才。而当时身为行动党社青团大专事务局主任邹宇晖也发文告表示,问题源自于国立大学的入学试没有获得统一,国立大学接受两种不同的入学试成绩,导致出现两种标准,在没有制度化的指南下,高教文凭学生却往往成为牺牲者。”


说,很明显的行动党完全知道特优生无法进入本地政府大学的属意科系的问题根源,在国阵无法有效的解决有关问题后,人民期望新政府能够做到,但是很可惜,张念群似乎也依样画葫芦的企图置身度外。


人民选择换政府就是希望新的中央政府能够把国家管理得更好,而不是在发生问题时,不断的把责任推卸给前朝政府。就是因为国阵无法做到,人民才希望改革和政党轮替,但是却非常不幸的,换来了一个只会说官话,没有实际解决方案的新政府,旧制度。”


强调,人民尤其是华社已经不能对特优生无法进入政府大学的属意科系问题置之不理,张念群必须拿出解决方案,行动党领袖必须拿出当年谴责马华和国阵的勇气来,监督现任的教育部。


行动党的‘前朝的错’已经起不了政治效应,现在希盟中央政府,他们有责任立即解决问题!不要在耍官腔,不要在推卸责任”。

赛沙迪一朝得志语无伦次,试图以马仔论羞辱青年组织

Submitted by 刘振国 on Fri, 08/03/2018 - 17:25

(吉隆坡3日讯)马华中央宣传局副主任刘振国炮轰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的“马仔论”根本就是在羞辱全国的青年组织。

他不但以偏概全对全国获得前朝国阵政府拨款的青年组织下了最坏的定义,也把自己迂腐的思维套在别人的身上。


他促请赛沙迪必须向全国的青年组织道歉,作为青年及体育部长,他不但出言不逊,还一朝得志已经造成他现在的语无伦次。


他是针对赛沙迪发表国内青年组织将进行改革和清理,以免被视为任何政党的“政治马仔”的言论时这么表示。


“我质疑赛沙迪到底明不明白什么叫做“马仔”,马仔是跟班,依据主人的喜好奉承,不管对错的意思,而他根本在没有完全了解的情况下,就是以一竹竿打翻全船人的思维看待支持获得前朝国阵政府拨款的青年组织。身为青年及体育部的部长,他的思想竟然如此的迂腐,如依据他所言,领取政府拨款的青年组织就会支持当时政府,那么今天希盟就不会执政中央”。


他指出,国家的青年拥有他们的自己思想,自己的分析能力和政治倾向,如依据赛沙迪的马仔论,得到拨款的青年组织将成为政治马仔,那么为什么当年他为何没有变成政治马仔?这分明就是抬高自己贬低别人的行径


如果有关的青年组织真的成为追随者,权力支持国阵,那么当年的反对党希盟就不会在大选中获得大多数青年选民的支持,执政中央。


“赛沙迪的举例也非常的吊诡,他说4年前当自己获得国家青年奖后,大马青年理事会就公开的支持政府实施的消费税,而当他责问理事会时,他们告诉他已获得首相500万令吉拨款。所以在他来看,就代表他们已经成为国阵政治马仔,那么当时他为什么不马上退还有关奖项,证明自己是那么的出污泥而不染?”


他强调,赛沙迪的“马仔论”根本就是在打压和毁灭年青组织的理想,并试图利用政治压力来收服国内不听话的青年组织,再以拨款来威胁,最终要全国的青年组织屈服于希盟中央政府的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