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P Bukit Bintang's blog

林吉祥:巫统领袖继续散布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

Submitted by DAP Bukit Bintang on Mon, 06/18/2018 - 16:34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8年6月18日(星期一)在槟城发表的声明

我在此要严正警告巫统领袖、有志者和宣传人员,假如他们继续像在之前的巫统大会以及第十四届大选期间—巫统在该届大选落败,终止其作为马来西亚不败执政党的神话—那样散布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他们的恶行就会被揭穿。

我对于(七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在本月杪的后第十四届大选的巫统党选中当选巫统主席,还有三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当选巫统署理主席,以及九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当选为巫统的三名副主席,不予理会。

但倘若巫统在后第十四届大选时期依然持续着巫统先前的分化及有害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尤其是散播有关民主行动党是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和反王室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那么巫统的恶行就会被揭穿。

无论巫统正迈向消亡还是重新崛起都与我无关。但假如巫统领袖继续散布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那这就与我有关。

这篇文告其实是回应所谓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这个神秘、身份隐晦的组织的完全莫须有的指控,它要求外人不得干涉巫统的内部事务。

这个隐晦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表示那些如今身处人民公正党或团结党的前领袖和前党员都无权干预即将来临的巫统党选,并说道“外人挑选一些领袖或预测党选成绩是疯狂的举动。”

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接着就做出完全不经查证和没有根据的指控,指称今年的巫统党选和马哈迪时代的“封闭”竞选非常不同,后者类似于“林吉祥领导民主行动党的方式,并受到那个时候的领袖和党员谴责”。

民主行动党党员和马来西亚民众绝不会忘记巫统领袖/人员三番四次要破坏或甚至是查禁民主行动党的企图,这乃是纳吉时代其中一项最恶劣的滥权事件。民主行动党从2012年至2018年之间所承受的苦难,当巫统领袖/人员在这段期间滥用他们的权力影响社团注册局企图籍着民主行动党于2012年的中委会选举是不民主和非法的谎言来打击民主行动党的斗争精神!

这引发了长达六年的苦难、考验和煎熬,全都是由巫统/国阵谋士所预谋来摧毁民主行动党的,包括举行了完全没有必要的民主行动党中委会重选,而社团注册局并非从内政部收到指示,而是直接从首相办公室接收指示!

所以,民主行动党能熬过这六年的苦难而不受损害实在是令人惊异的事,正如马来西亚选民颠覆了主流分析员和民调调查员的期望和预测,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促成和平及民主的政权转移,震惊全世界!

巫统领袖和谋士应该停止假装他们不曾干预其他政党的内部事务。

他们收买前民主行动党党员和“雇佣兵”成为网络打手,捏造谎言成为社团注册局对付民主行动党的根据,但他们都失败了,因为民主行动党领袖都是持守原则、站稳立场的人,并不会在一片谎话中出卖灵魂攻击民主行动党和其领袖。

在这六年间耗费在破坏或查禁民主行动党的行动中的大笔资金是否也源自于一马公司丑闻?这也是值得调查的事项。

本月杪的巫统大会是否会为着巫统领袖和人员在过去六年间企图利用他们的网络打手和雇佣兵去影响社团注册局,以达成破坏或查禁民主行动党让后者成为非法政党的目的,而向民主行动党道歉?

这个只在巫统于第十四届大选遭遇灾难性落败后才冒出来的神秘、身份隐晦的巫统策略通许单位的真面目,是时候被揭示了。

它是否充当纳吉的喉舌和代理人,尽管他已经辞去巫统主席职位,但仍想要“垂帘听政”?

这个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是否和那名告知国际媒体只有傻瓜才不知道美国司法部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盗贼统治诉状里所提及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是指前首相纳吉的巫统领袖有任何关系呢?

巫统策略通讯单位宣称警方在第十四届大选后在纳吉的帕威年公寓处充公的总值超过1亿令吉的26种不同货币的现款和约五亿令吉的珠宝、手表和名牌手提袋是属于巫统的。

这项宣称是否是正式发布代表巫统领导层的立场,还是只是由代表身份保持神秘的个别人士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所发表?

https://dapmalaysia.org/cn/statements/2018/06/18/12988/

郭子毅:509后入党潮

Submitted by DAP Bukit Bintang on Wed, 06/13/2018 - 16:42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
于2018年6月13日(星期三)在马六甲发表的文告

509后入党潮

509选举,我们见证了马来西亚第一次的中央政权轮替。在509选举之前的十年,很多人对于“换政府”一词可能不感到陌生,但却有不少人始终对两线制抱持着半信半疑的心态。509后,当希望联盟当上了中央及多个州政府,开创了马来西亚史上第一次两线制,我们发现全国突然来了个 “入党潮”。

普遍意义上来说,如果一个政党有更多主动加入的党员,象征着该党在社会认可及影响力上获得更大的肯定。一个政党如果连号召社会人士或民众加入的能力都没有,其理念的全面性和关联性是值得加倍努力耕耘的。

但是就马来西亚的情况来说,目睹这样的一个“入党潮”,有几个点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

马来西亚人民经历了61年不敢加入反对党的恐惧

在国阵执政的年代,我们走到很多地方,尤其是半城乡区,我们不难看到一些住户在家里或店铺挂上国阵的旗帜或有国阵标志的产品。反之,会挂上反对党如行动党标志产品的,则是少之又少。原因很简单,对很多生意人来说,他们认为只要至少在形式上显示他们是亲政府的,他们自然也不会受到政府刁难;而亲反对党的,恐怕就会被对付。甚至,有些小本生意人还拒绝接反对党的生意,哪怕和反对党扯上了丁点儿关系,会被国阵政府对付。

这种恐惧感也似乎延伸到了民众的心里。不少民众在308以前,捐钱给反对党或义务帮忙都要偷偷摸摸。在过去的10年该迹象逐渐转变,但是加入反对党的恐惧感始终很真实地存在着。

加入执政党的既定印象:“油水很多”

由于制度上的泛滥、官官相护的陋习、缺乏改革的政治意愿,在马来西亚还是“一线制”的年代,很多加入国阵的党员是从利益角度出发。从成为村长,到获得政府工程合约,都成为了很多国阵成员党党员加入的原因之一。在Cash is King的年代,成为了国阵党员,仿佛就成了“抽油水”的管道。

这也解释了509后许多国阵成员党党员毅然退党,申请加入希望联盟成员党成为党员的现象。当然,这一群人可能忘了,希望联盟政府无法,也不会让“抽油水” 现象继续发生。

若要入党,便要准备为党付出

很多民众在经历了509选举后,选择申请入党。也有不少国阵成员党党员在选后也纷纷办理退党手续,申请入党。就行动党来说,入党会由州领导层及中央领导层审核和批准。对于成功入党的申请者,将成为行动党新的一批工作者,为了党的理念奋斗,把党的斗争延续下去。

行动党是从拿着Milo桶筹款,一家一家去卖票的年代走过来的。这些年代,我们没有油水,靠的是意志力和奋斗的理念走过来。即使当了政府,我们也要把党和政分开,避免把国阵的错重蹈覆辙。除非以后中央政府透过政策把政党经费制度化地公平性分发,以后所有的党支出都还是需要向民众募捐。我们身为政党一份子,还是需要设法筹款给党,让党的斗争可以延续下去。

简单来说,要加入政党,就要准备为党的理念付出,为党的斗争贡献。

用新民主思维迎接新的马来西亚

在“一线制”年代,亲反对党仿佛是一种叛逆行为,而许多人对遭到国阵政府刁难对付的经历仍历历在目。在509后的新马来西亚,我除了希望看到民众踊跃加入政党,真心为政党付出,好让民众的政治参与度提升,更希望人民可以秉持着马来西亚尊重选择自由的精神,不需对自身支持哪个政党的选择躲躲藏藏。只有当人民在政治理念和政党有了选择上的自由,我们才真正的有了民主。这也是马来西亚新政府尊重人民的选择权力,开创新的民主思维的良机。

至于在509之前仍是国阵成员党的党员,在国阵最腐败、人民最痛苦、制度被破坏、国家名声下跌的时候,他们仍拥护着国阵,证明了他们是认同国阵与其成员党的奋斗理念的。所以,我也希望他们能坚守自己岗位,在国阵成员党里继续奋斗,让国阵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让马来西亚也能像过去的61年一样,有着强大的反对党。

換作你是馬哈迪

Submitted by DAP Bukit Bintang on Sun, 04/08/2018 - 08:32

換作你是馬哈迪

在本土民主派眼里,马哈迪是一代梟雄,是右翼马来民族主义者,是马来西亚威权发展主义政体的建构者和巩固者,这个评价已无须爭论。

今天,联合马哈迪来推翻国阵的林吉祥和行动党诸公,也从未在私下或公开场合,为马哈迪的歷史罪孽平反,或为他涂脂抹粉。林吉祥声称,给马哈迪过去22年遗留的「祸根」一个「將功赎罪」的机会。与此同时,马哈迪也有自知之明,他向烈火莫熄先行者(Otai Reformasi)喊话,「即使改革运动要清算我也没关係,但先要推翻纳吉」。

我不会因此而觉得马哈迪人格伟大,我倒认为他性格强悍,好勇斗狠,支配性强,权力慾望重,所以他掌权时无所不用其极来打击政敌,破坏民主法治,拆解制衡机制,就是要横扫一切障碍,来追求他心目中的「新自由主义」主导「马来人至上」的现代化建国方略。

所谓「性格决定一切」,晚年老迈的马哈迪,即使不再握有权力,依旧是一名斗士,属这种人格类型的政客,有近似顽固的执著心,他目標明確,越战越勇,遇强愈强,竭尽所能,就是要斗倒纳吉,推翻巫统,改朝换代。

换作你是马哈迪,91岁高龄,你会选择在家里逗孙,还是上沙场「斗鸡」?换作你是马哈迪,家財万贯,你会选择享受人生,还是继续抗爭?

换作你是马哈迪,你本是右翼马来政治界的精神领袖,如果乖乖退休,还能在「巫统正统史观」中享受崇高地位。你会否如此不珍惜自己在国民歷史教科书中的「歷史功名」,去冒犯纳吉和巫统政权,万一挑战失败,將被扣上「马来民族叛徒」的大帽子?

换位思考

换作你是马哈迪,你原本稳坐大马国油公司的主席一职,油水滚滚而来,你会选择挑战纳吉而被革职,抑或支持纳吉而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换作你是马哈迪,保健养生应该是重中之重,你会选择在夜间到各个甘榜走透透,让自己虚弱的心臟急促跳动,还是在安乐椅上养尊处优,笑看江湖?

换作你是马哈迪,你明知自己在执政的年代,也是財金丑闻纍纍,经不起被翻案彻查,你还会为了要严打一马公司丑闻的重重弊案,而不惜面对被操控的国家检调机关重新为旧案开档?

换作你是马哈迪,为了扶持孩子在巫统的政治前途,你会选择和纳吉高调衝突,还是和纳吉维持和谐关係?

换作你是马哈迪,你会选择在生命的最后岁月,在马来群眾面前,为你毕生最痛恨的民主行动党和林吉祥致歉,表示自己昔日曾抹黑火箭,污衊「行动党反马来人」,还是坚持自己的右翼民族主义的野蛮论述,绝不U转?

换作你是马哈迪,你会不惜一切代价,团结所有昔日的政治宿敌来掀起海啸,万一「变天」成功,或会面对被新政权清算的下场?

换作你是马哈迪,你会否甘冒上述种种高风险,用自己和家族的財富,以及个人的民族主义歷史功名,来和巫统进行这一场「政治豪赌」,这种show hand的大无畏精神,你真的敢吗?

作为歷史学者,从人性出发,我相信绝大多数人,尤其到了晚年,承受风险的能力会越来越低,往往都会趋向保守,选择往抵抗力最小的道路走,不是吗?但马哈迪却偏偏反其道而行。

即便你不相信马哈迪有改革的「诚意」,或怀疑他有不可告人的「动机」,但你不能用「动机」来否定他確实能在马来社会发挥攻击纳吉和巫统的强大战斗力,而这正是希望联盟在马来甘榜所欠缺的客观条件。

为了不让马来西亚民主化的巨轮走回头路,连蹲在黑牢里的安华都愿意和马哈迪和解,就连曾被马哈迪祭出「內安法令」投入冤狱的林吉祥和林冠英都愿意和马哈迪联手,他们都可以放下,请问你还执著些什么?

纳吉最害怕的就是马哈迪和安华及林吉祥並肩作战,在各自民族的社会里鼓动海啸,所以他绞尽脑汁都要联合哈迪阿旺来抗击希望联盟和土著团结党。

不要证明你比纳吉愚蠢!不要对「昔日的马哈迪」碎碎念,要捉住「当前的马哈迪」,团结他也好,利用他也罢,一句话,大步向前走!

加高枕头想想

请转传

机场“反恐费”犹如变相的“空中过路费”

Submitted by DAP Bukit Bintang on Sat, 12/02/2017 - 16:45

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方贵伦抨击国阵政府把我国机场视为生金蛋的鸡,除了调涨KLIA2的乘客服务费(PSC,俗称机场税),也计划耗资80亿令吉落实入境乘客扫描系统(Advance Passenger Screening System,APSS),打算向出境乘客征收35令吉的“反恐费”,以分摊相关成本。
 
3天前,我已经提醒政府,即今年首8个月游览我国的外国游客人数,跟去年同期间相比,下降了1.5%,敲响了旅游业的警钟。为此,我呼吁政府重新检讨已经落实的旅游税和展延调涨KLIA2的乘客服务费,以免进一步影响旅游业。
 
然而,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MAVCOM)第二天就宣布,从2018年1月1日起,将统一大马机场的乘客服务费KLIA2的乘客服务费从原本50令吉,调整至73令吉。
 
就连亚航集团首席执行员东尼费南达斯也对这项措施感到非常不满,他在面子书上载外国媒体高度评价新加坡樟宜机场的视频,并写道:“这就是我对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和马来西亚机场不满的原因,价钱不断攀升,(服务)质量却乏善可陈。”
 
方贵伦指出,旅游业是我国第3大经济支柱和第2大外汇收入来源。更重要的是,旅游业发展能够促进市场消费,对整体经济有乘数效应,带动其他行业发展。
 
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旅游业在2016年蓬勃发展,并为国家经济带来1824亿令吉的收入,占据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4.8%。本地旅游业在2016年一共创造了320万个就业机会,占据了马国就业率的22.7%。当中,零售业提供了34.5%的就业机会,餐饮业则为31.2%,两者为大马旅游业创造65.7%的就业机会。
 
“如果游客人数减少,或因为政府征收的种种收费而减低消费意愿,直接受影响的群体就是本地零售业、餐饮业和住宿业者。显然地,政府是在与民争利!”
 
也是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的方贵伦指出,国阵政府在我国陆地上建造了一大堆利惠朋党,让广大人民受苦的收费大道之后,开始把注意力转向越来越多人使用的空中交通。
 
根据《太阳报》引述消息报道,政府预计将在15年内耗费80亿令吉,落实入境乘客扫描系统,以便过滤所有入境乘客并及时阻止恐怖分子入境,并将设置该系统的工作外包给一家私人公司,负责研发相关软硬件,而成本将由所有出境乘客分摊,即35令吉的“反恐费”。
 
“这无疑是一项朋党计划,美其名叫‘反恐费’,实则是变相的‘过路费’,只不过把收费站放置在机场。”
 
更过分的是,国际上其实已有现成的系统,例如澳洲使用的系统,只是耗费2亿5000万令吉,根本不需要耗资80亿令吉外包给私人公司开发。而且,这些国家的政府都会自行承担装置该系统的费用,或者只是要求乘客支付象征性费用。
 
政府任意决定机场收费,不但影响乘客,更打击旅游业及航空业,如今再在机场征收“反恐费”,无疑是杀鸡取卵,对旅游业雪上加霜。

方贵伦敦促政府,必须展延调涨KLIA2的乘客服务费,并且公布入境乘客扫描系统的外包详情和细节,让人民及国会议员们检讨该项决策。

外国游客下降敲警钟 政府应该废除旅游税

Submitted by DAP Bukit Bintang on Wed, 11/29/2017 - 18:47

外国游客下降敲警钟
政府应该废除旅游税
 
根据旅游部的国会书面答复,截止2017年8月,游览我国的外国游客人数,有1734万3557人次,跟去年同期间的人次相比,下降了1.5%。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方贵伦指出这敲响了本地旅游业的警钟,并呼吁政府重新检讨已经落实的旅游税及传闻将会在明年调涨的KLIA2乘客服务费(PSC,俗称机场税)。

今年我国并未逢天灾人祸,也没有像往年因为印尼林火而导致严重烟霾,并且在马币贬值占有汇率优势的情况之下,我国非但没有吸引更多的外国游客,反而出现下降的现象,这表示我国旅游业遇到了严峻的挑战。

与此同时,根据报道,截止2017年9月,游览印尼的外国游客人数,比 2016年的成绩,显著增加了25.05%,其中中国游客占大多数。

“我国政府必须正视,我国旅游业将会面对来自邻国越来越激烈的竞争。”

也是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的方贵伦指出,根据世界经济论坛(WEF)今年发表的2017年旅游及旅行竞争指数,尽管我国排名第26高位,但我国吸引旅客的2大资源皆表现逊色,即环境永续努力差,低于东南亚平均数;此外,文化永续活动的表现也是逊色。

大马旅游业增长率,都落后其他东南亚国家;去年,该领域雇佣率的增长率仅1.9%,远远低于东南亚的4.1%平均。

方贵伦表示担忧,今年9月1日开始向外国游客征收的旅游税,恐怕将进一步冲击旅游业。此外,大马航空委员较早前也宣布,有意在2018年调涨KLIA2的乘客服务费至73令吉,与吉隆坡国际机场(KLIA)的收费划一。目前KLIA2的机场税为50令吉。

我们仍必须与其他东南亚国家竞争外国游客,政府不应该与民争利,向外国游客抽重税,吓跑游客。

长远来说,更多的游客游览我国,更能促进市场消费,对整体经济有乘数效应,与之相比,旅游税和乘客服务费不过九牛一毛。我敦促政府重新检讨这项政策,即废除旅游税和展延调涨乘客服务费。

亮丽数据不符国民困境

Submitted by DAP Bukit Bintang on Mon, 11/27/2017 - 18:16

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暨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于2017年11月27日,针对“马来西亚2018年迈入高收入国”一事发表文告。

亮丽数据不符国民困境
 
随着马来西亚统计局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18岁至35岁的年轻人,工资中位数和平均值分别只有1600令吉和2006令吉,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方贵伦表示,这证明了纳吉政府主政这8年来,所推行的政策如经济转型计划、消费税、取消燃油津贴等,非但没有帮助国家经济转型,反而沦为只有少数人获利,大部分人受苦的社会。

然而,大马经济研究院(MIER)日前发表新闻,预计我国可能在2018年首季即可跨过高收入国门槛,比官方预期的2020年目标还要早上2年。

“当过半年轻人生活在贫穷线下,政府智库却发表一个又一个与现实不符的资讯,这是何其讽刺,也进一步证明了纳吉的经济转型无法让中下阶层受惠,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现象即将出现。”

也是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的方贵伦引用默迪卡民调中心最新的民调报告指出,经济课题,包括通货膨胀、购买力下降、工作机会等,是全国72%选民最为担忧的课题。

民调也显示,每10名马来西亚人当中,就有1至2人省略膳食等基本开销,以维持生计;另外,高达29%人无法拿出500令吉或以上的储蓄来应急。惊人的是,这些数据不断在增长!

“当社会有人开始不能享有三餐温饱的基本人权,我不晓得迈入高收入国有什么值得开心的意义,那充其量只不过是一场打肿脸皮充胖子的数字游戏。”

方贵伦指出,纳吉主政8年,推出的一系列政策,包括消费税和取消燃油津贴,是一种变相的与民争利,逐致民生困苦,民怨沸腾。

希望联盟承诺一旦执政,必将会废除让人民“苦不堪言”的消费税,检讨大道特许经营权以废除国内的大道收费,同时恢复燃油补贴机制,由下至上全面改善民生,确保全民享受到经济增长的果实。

恢复和推行全新的公共交通月票

Submitted by DAP Bukit Bintang on Wed, 11/08/2017 - 18:24

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暨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于2017年11月8日,针对“政府不打算推行公交月费卡”一事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方贵伦要求联邦政府正视大吉隆坡的40%低收入群体(B40)的困境,恢复和推行全新的公共交通月票,鼓励更多人使用公共交通,不但能够帮助B40群体解决生活成本日益增长的问题,也能够舒缓大吉隆坡的交通堵塞问题。

今早国会,我询问负责掌管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的首相署部长南茜苏克利(Nancy Shukri),即联邦政府是否有意推行公交月票,以鼓励更多人使用大吉隆坡的公共交通。

南茜只是回答:“当前已经提供50%的折扣优惠,给乐龄人士、残障人士及学生的乘客”。换句话说,联邦政府会坚持当前的公交收费系统,不准备扩大受惠群体,让所有人都能够以更廉宜的成本使用公交系统。

也是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的方贵伦指出,不久前希望联盟推出的2018年替代预算案,建议推出100令吉无限次使用的公交月票,以鼓励更多人使用公交系统,并减轻人民,尤其B40群体的生活负担。

当局于2015年12月全面提升公交车费之前,曾经有涵盖轻快铁、单轨火车及快捷通巴士的无限次使用月票配套,价格为150令吉。车费起价后,就取消了无限次使用的月票,只剩下给予乐龄人士、残障人士及学生的50%折扣优惠,和提供给所有乘客的24%及33%折扣的周票或月票。 

对于居住在远离市中心的工作人士或学生来说,尤其是B40群体,当前的优惠配套犹如杯水车薪,造成搭乘公交的成本偏高。

例子(一):一名来自加影站(Kajang)前往双峰塔站(KLCC)的上班族,若购买当下的月票,每一天的往返成本是9.60令吉,每个月(22工作天)的车费高达211.20令吉,这还不包括去其他地方的车费,对月薪2000令吉的上班族来说,这是一笔不菲的开销。

例子(二):一名来自蒲种柏兰岭站(Puchong Perdana)前往旺莎玛珠站(Wangsa Maju)上课的拉曼学院学生,其学生优惠的往返成本是6.40令吉,每个月(22天上课)的车费为140.80令吉,对学生而言,也是一笔沉重的负担。

大吉隆坡的公交即捷运、轻快铁、单轨火车、双威快捷巴士与Rapid巴士都是在同一个系统之下,要推行无限次使用月票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国阵政府有没有政治意愿的问题。

国阵政府应该采纳希望联盟的建议,推行100令吉无限次使用的月票,惠及更多低收入群体,鼓励更多人使用公交,改善城中交通堵塞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