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P Malaysia's blog

陆交局金马仑大型执法 吁请约束外劳驾驶菜车

Submitted by DAP Malaysia on Thu, 08/09/2018 - 20:34

陆交局金马仑大型执法 吁请约束外劳驾驶菜车

马来西亚陆路交通局于8月6日至7日在金马仑高原各地区展开大型执法行动,取缔违法的菜车,造成舆论纷纷。该执法行动是因为陆路交通局接获大量来自民众投报,金马仑的外劳在当地驾驶菜车,频频造成多宗伤亡车祸,由布特拉再也总部亲自下令展开。

不少金马仑农友因为在四轮驱动车或吉普车安装不符合规格的车斗围栏而遭取缔,让他们非常苦恼,纷纷向州议员大吐苦水。

由于较早前发生了几宗外劳驾驶菜车而造成的车祸,因此当局不得不展开执法行动。我有要求当局对不太过分的围栏通融处理,但我也希望农友们能够配合,约束外劳别让他们把菜车驶出马路,以避免发生车祸,危及无辜的道路使用者。

针对菜车车斗围栏的问题,迄今为止,金马仑陆路交通局分部依然开放申请金马仑特别路税,只要菜车符合安全条件和指南,就能获得金马仑特别路税和安装车斗围栏。

另一方面,目前车斗围栏的高度极限是基于安全考量,由各方面所达成的协议,以确保菜车的平衡性和安全性,一旦发生意外车祸及人命伤亡,所有人包括驾驶员和道路使用者,都能获得保险公司的保障。

由于申请特别路税的菜车只限在金马仑行驶,而有部分菜车用者不需要特别路税却又想安装车斗围栏,我已经与金马仑菜车公会合作,向交通部要求改善和简化申请程序,而此事正在进行中,希望早日为菜农们捎来好消息。

民主行动党社青团全国政治教育主任兼丹那拉打区州议员张玉刚
于2018年8月9日(星期四)在金马仑高原发表的声明

新电费更惠及中下层家庭

Submitted by DAP Malaysia on Thu, 08/09/2018 - 20:32

住家用户少过600千瓦时免服务税 新法案更惠及中下层家庭

在2018服务税法案中,用电量超过600千瓦时或231.80令吉的住家用户才会被征收服务税,而这相比起之前300千瓦时或77令吉就被征收消费税的时代,更惠及中下层的家庭。

换句话说,之前用电量少过231.80令吉、但却超过77令吉的用户,必须缴还6%的消费税,而在新的税务法案中,这一个用电群将无需缴消费税,每个月最高可以节省13.80令吉。

这也是新的销售和服务税所要达致的目标,确保中下层收入的家庭,不会再受到消费税带来的经济压力,进而减轻人民的负担。

在新的销售税和服务税机制下,只有38%的商品和服务被征收销售税或服务税,而在消费税之下则有高达60%的商品和服务被归纳在内。消费税的负面影响,其实就是在6月1日消费税变成0%后就能够看到,而之前低靡的市场买卖已经重新激活,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虽然希盟政府在废除消费税、重新落实销售和服务税后,将会损失一年17亿令吉的税收,毕竟能够在当中保障中下层国民的利益,是一个负责任政府必须做的。

与此同时,希盟政府也希望厂家、商家可以与政府和人民共赴时限,不要在销售税和服务税实施后调涨商品价格,因为只有在各方的配合下,国家的经济将会变得更好。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
于2018年8月9日(星期四)在国会发表的声明

尊重LGBT基本权利 重新安置展览相片

Submitted by DAP Malaysia on Wed, 08/08/2018 - 20:26

尊重LGBT基本权利 重新安置展览相片

我对有关单位撤除乔治市艺术节两个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LGBT)运动分子妮莎和彭启德的相片感到震惊。

无论主办单位是否收到首相署的指示,或者因为来自仇恨LGBT群体的压力,这些被撤除的相片应该即刻被安置回去。

妮莎和彭启德在大选时投票支持希盟,因为他们相信希盟将捍卫所有国民的宪赋基本人权。但是希盟再次让他们失望。

这个事件凸显,我们继续否决LGBT群体的权利,选择边缘化和歧视他们。

每个人或许有不同的性取向和性别认同,但这不代表我们可以否决与众不同者的自由表达空间,特别是当我们准备庆祝国庆日的时候。

负责该相片的摄影师莫里亚敏,他拍摄的每个人都彰显马来西亚维护的价值观 – 勇气、希望、正义、坚持和力量。

不久前,大马人还对国阵政府迫害漫画家祖纳感到震惊,撤除妮莎和彭启德的相片与祖纳的遭遇,并没有不一样的地方。

我对彭启德表示“我们在大马并没有自由”感到难过,因为大家相信自己都是新马来西亚的一份子。

我全力支持这些人权运动界的朋友的斗争,也相信他们会继续争取一个兼容并包的马来西亚。

民主行动党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圣地亚哥
于2018年8月8日(星期三)在国会发表的文告

预缴消费税当收入,前朝政府严重失信

Submitted by DAP Malaysia on Wed, 08/08/2018 - 20:24

预缴消费税被当作前朝政府的收入来用,是一项严重的失信行为

前朝政府没有把预缴的消费税进入信托户口,当作政府的收入来用,是一项严重的失信行为。

任何不属于政府收入的税收,必须被放进信托户口,而消费税的退款,更是必须在14天内还给商家。但是,根据财政部长林冠英的揭露,一些消费税退款甚至拖延了长达两年。

阿末马兹兰指既然希盟今天已经成为政府、就必须负上消费税退款的责任,但是事实上,当消费税退款被前朝政府当作收入来用过后,就犹如俗语说的“先用未来钱”。希盟政府必须要为前朝政府收拾烂摊子,但这并不表示前朝政府无需负上政治和道德责任。

不要说是掌管国民血汗钱的中央政府,就连普通的律师楼都需要把替顾客掌管的款项放在信托户口内,难道前朝国阵政府不了解作为政府的责任,还是由于种种丑闻导致国库空荡,前朝政府把消费税退款也用去?

虽然国阵议员不断地要合理化消费税退税被放进政府收入户口的做法,但是如果这种做法最后导致政府无力摊还、拖欠商家退税的话,将是国阵前朝政府另外一项败笔。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
于2018年8月8日(星期三)在国会发表的声明

希望联盟被指和美国合作,以在第14届全国大选推翻国阵政府?

Submitted by DAP Malaysia on Wed, 08/08/2018 - 20:21

支持针对哈莎娜请求中央情报局支持及国际共和研究所被指介入第14届全国大选进行跨党派调查

前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呼吁政府针对希望联盟被指和美国的智囊机构国际共和研究所合作,以在第14届全国大选推翻国阵政府,进行调查。

我本身就想知道国际共和研究所怎样和希望联盟合作以推翻巫统与国阵政府在布城的政权,因为这是对2018年5月9日所发生的事最牵强的说明版本。

所有的调查机构都没有预料到2018年5月9日会更换联邦政府,完全低估了马来西亚选民的智慧和智力,不论他们是任何种族、宗教、区域或政治立场。

例如,巫统宣称它拥有360万党员,可是它只能在第14届全国大选获得250万张选票。马华公会宣称它有超过100万党员,但它只能囊括60万张选票,而当中至少有一半是来自巫统党员。

国际共和研究所是否有责任影响大多数巫统和马华公会党员不投票支持出阵马来西亚第14届全国大选的巫统和马华公会候选人?

现在揭露了巫统或国阵政府统领下的首相署共同主持了国际共和研究所资助的计划。

2015年有一项涉及首相署的计划,该计划欲培训20名年龄介于20~30岁的马来西亚人民,让他们拥有《国家原则》所展望的“中庸为首和民族团结”的技能与知识,最终于2015年9月16日在马来西亚诚信研究所举行的全国统一会议进行,资深的巫统领袖东姑拉沙里是主要演说者。

昨天,我说提出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共和党的智囊团与希盟合作于2018年5月9日举行的马来西亚第14届全国大选推翻特朗普“最爱的首相”和“高尔夫伙伴”纳吉的任何一个人,足以成为年度国际笑话。

昨天,国际共和研究所表示它不分党派地为各个政治派别的政党提供培训的支援,包括给予希望联盟和国阵两方阵营直接的训练工作坊和咨询,并且明确地也跟巫统或国阵政府合作。

对于马来西亚国家政治和主权不得有任何外国势力的干涉,无论是民主行动党或希望联盟的其他三个成员党是没有异议的。

如果国际共和研究所干涉了马来西亚的国家政治,例如在第14届全国大选中推翻巫统或国阵联盟政府,我完全同意任何国家级的调查来揭露它。

无论如何,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据。

然而,有很强的证据表明在第14届全国大选期间寻求此类外国干涉的努力,正如

大马对外情报机构前总监拿督哈萨娜于5月4日在首相署写给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信,要求如果第14届全国大选的成绩接近,请支持纳吉政府。

哈莎娜给中央情报局的这封信并没有被否认,尽管有人声称它已被中央情报局泄露。

马来西亚人有权对哈莎娜给中央情报局的信件展开全面调查,其中全国爱国者协会称之为“奸诈和叛国”,甚至还向警方报案,要求采取适当的行动。

昨天,退伍军人协会主席阿沙德问警方:“现在调查当局需要回答的问题是,为什么哈莎娜没有因我们认为奸诈和叛国的信件而被捕。

“调查当局是否认为她的信件内容不够严重,所以无法对她发出逮捕令?”

我支持针对哈莎娜请求中央情报局支持及国际共和研究所被指介入第14届全国大选进行跨党派调查。

纳吉是否支持针对这两起事件的跨党派调查?

民主行动党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8年8月8日(星期三)在国会发表的声明

销售税将是现阶段最合适的税务方案

Submitted by DAP Malaysia on Tue, 08/07/2018 - 10:10

依据马来西亚国民的平均收入水平,销售税将是现阶段最合适的税务方案,在贫富悬殊的马来西亚社会中,减低中下收入国民的负担。

消费税普遍上被认为是一项最好和最有效的税务方案,但是有效的税务方案,将意味着受惠的是当权在朝政府,而加重人民的经济负担。

在2015年前朝政府落实消费税的时候,马来西亚的人均收入才有9505美金,相比起其他国家在落实消费税的时候,人均收入都是相比的高。新加坡在1993年推出消费税的时候,人均收入是18,302美金、澳洲(2000年)是21,669美金、加拿大(1991年) 21,665美金、日本(1989年)24,831美金、冰岛(1990年)25,009美金以及瑞士(1995年)48,662美金。

到了2017年,马来西亚人均收入才提升一丁点到9813美金,显然的这并不是一个适合实行消费税的水平。

马来西亚也是东亚国家内贫富悬殊最严重的国家,最低收入的40%国民(B40)只占国家财富的16.4%,而最高收入的20%国民(T20)掌控46.2%的财富。根据马来西亚数据局的资料,B40把80%的收入用在日常基本开销当中,相比起T20的64%以及M40的48%。相比起消费税从每一个国民的身上挖血,销售税对于低收入的国民是更加适合。

多层次的消费税回扣,通常都被用作成为捍卫消费税的理由,但是根据财政部长的揭露,前朝政府尚拖欠商家们的消费税回扣,导致成本负担被转移到物品价格,造成百物腾涨。国阵今天应该交代的问题就是,为何前朝政府会拖欠商家们的税务回扣,有者更超过2年!

民主行动党怡保东区国会议员黄家和
于2018年8月7日(星期二)在国会辩论2018年销售税法案时的演辞摘要

林吉祥:巫统领袖继续散布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

Submitted by DAP Malaysia on Mon, 06/18/2018 - 16:34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8年6月18日(星期一)在槟城发表的声明

我在此要严正警告巫统领袖、有志者和宣传人员,假如他们继续像在之前的巫统大会以及第十四届大选期间—巫统在该届大选落败,终止其作为马来西亚不败执政党的神话—那样散布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他们的恶行就会被揭穿。

我对于(七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在本月杪的后第十四届大选的巫统党选中当选巫统主席,还有三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当选巫统署理主席,以及九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当选为巫统的三名副主席,不予理会。

但倘若巫统在后第十四届大选时期依然持续着巫统先前的分化及有害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尤其是散播有关民主行动党是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和反王室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那么巫统的恶行就会被揭穿。

无论巫统正迈向消亡还是重新崛起都与我无关。但假如巫统领袖继续散布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那这就与我有关。

这篇文告其实是回应所谓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这个神秘、身份隐晦的组织的完全莫须有的指控,它要求外人不得干涉巫统的内部事务。

这个隐晦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表示那些如今身处人民公正党或团结党的前领袖和前党员都无权干预即将来临的巫统党选,并说道“外人挑选一些领袖或预测党选成绩是疯狂的举动。”

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接着就做出完全不经查证和没有根据的指控,指称今年的巫统党选和马哈迪时代的“封闭”竞选非常不同,后者类似于“林吉祥领导民主行动党的方式,并受到那个时候的领袖和党员谴责”。

民主行动党党员和马来西亚民众绝不会忘记巫统领袖/人员三番四次要破坏或甚至是查禁民主行动党的企图,这乃是纳吉时代其中一项最恶劣的滥权事件。民主行动党从2012年至2018年之间所承受的苦难,当巫统领袖/人员在这段期间滥用他们的权力影响社团注册局企图籍着民主行动党于2012年的中委会选举是不民主和非法的谎言来打击民主行动党的斗争精神!

这引发了长达六年的苦难、考验和煎熬,全都是由巫统/国阵谋士所预谋来摧毁民主行动党的,包括举行了完全没有必要的民主行动党中委会重选,而社团注册局并非从内政部收到指示,而是直接从首相办公室接收指示!

所以,民主行动党能熬过这六年的苦难而不受损害实在是令人惊异的事,正如马来西亚选民颠覆了主流分析员和民调调查员的期望和预测,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促成和平及民主的政权转移,震惊全世界!

巫统领袖和谋士应该停止假装他们不曾干预其他政党的内部事务。

他们收买前民主行动党党员和“雇佣兵”成为网络打手,捏造谎言成为社团注册局对付民主行动党的根据,但他们都失败了,因为民主行动党领袖都是持守原则、站稳立场的人,并不会在一片谎话中出卖灵魂攻击民主行动党和其领袖。

在这六年间耗费在破坏或查禁民主行动党的行动中的大笔资金是否也源自于一马公司丑闻?这也是值得调查的事项。

本月杪的巫统大会是否会为着巫统领袖和人员在过去六年间企图利用他们的网络打手和雇佣兵去影响社团注册局,以达成破坏或查禁民主行动党让后者成为非法政党的目的,而向民主行动党道歉?

这个只在巫统于第十四届大选遭遇灾难性落败后才冒出来的神秘、身份隐晦的巫统策略通许单位的真面目,是时候被揭示了。

它是否充当纳吉的喉舌和代理人,尽管他已经辞去巫统主席职位,但仍想要“垂帘听政”?

这个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是否和那名告知国际媒体只有傻瓜才不知道美国司法部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盗贼统治诉状里所提及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是指前首相纳吉的巫统领袖有任何关系呢?

巫统策略通讯单位宣称警方在第十四届大选后在纳吉的帕威年公寓处充公的总值超过1亿令吉的26种不同货币的现款和约五亿令吉的珠宝、手表和名牌手提袋是属于巫统的。

这项宣称是否是正式发布代表巫统领导层的立场,还是只是由代表身份保持神秘的个别人士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所发表?

https://dapmalaysia.org/cn/statements/2018/06/18/12988/

郭子毅:509后入党潮

Submitted by DAP Malaysia on Wed, 06/13/2018 - 16:42

民主行动党爱极乐州议员郭子毅
于2018年6月13日(星期三)在马六甲发表的文告

509后入党潮

509选举,我们见证了马来西亚第一次的中央政权轮替。在509选举之前的十年,很多人对于“换政府”一词可能不感到陌生,但却有不少人始终对两线制抱持着半信半疑的心态。509后,当希望联盟当上了中央及多个州政府,开创了马来西亚史上第一次两线制,我们发现全国突然来了个 “入党潮”。

普遍意义上来说,如果一个政党有更多主动加入的党员,象征着该党在社会认可及影响力上获得更大的肯定。一个政党如果连号召社会人士或民众加入的能力都没有,其理念的全面性和关联性是值得加倍努力耕耘的。

但是就马来西亚的情况来说,目睹这样的一个“入党潮”,有几个点是值得我们深入思考的:

马来西亚人民经历了61年不敢加入反对党的恐惧

在国阵执政的年代,我们走到很多地方,尤其是半城乡区,我们不难看到一些住户在家里或店铺挂上国阵的旗帜或有国阵标志的产品。反之,会挂上反对党如行动党标志产品的,则是少之又少。原因很简单,对很多生意人来说,他们认为只要至少在形式上显示他们是亲政府的,他们自然也不会受到政府刁难;而亲反对党的,恐怕就会被对付。甚至,有些小本生意人还拒绝接反对党的生意,哪怕和反对党扯上了丁点儿关系,会被国阵政府对付。

这种恐惧感也似乎延伸到了民众的心里。不少民众在308以前,捐钱给反对党或义务帮忙都要偷偷摸摸。在过去的10年该迹象逐渐转变,但是加入反对党的恐惧感始终很真实地存在着。

加入执政党的既定印象:“油水很多”

由于制度上的泛滥、官官相护的陋习、缺乏改革的政治意愿,在马来西亚还是“一线制”的年代,很多加入国阵的党员是从利益角度出发。从成为村长,到获得政府工程合约,都成为了很多国阵成员党党员加入的原因之一。在Cash is King的年代,成为了国阵党员,仿佛就成了“抽油水”的管道。

这也解释了509后许多国阵成员党党员毅然退党,申请加入希望联盟成员党成为党员的现象。当然,这一群人可能忘了,希望联盟政府无法,也不会让“抽油水” 现象继续发生。

若要入党,便要准备为党付出

很多民众在经历了509选举后,选择申请入党。也有不少国阵成员党党员在选后也纷纷办理退党手续,申请入党。就行动党来说,入党会由州领导层及中央领导层审核和批准。对于成功入党的申请者,将成为行动党新的一批工作者,为了党的理念奋斗,把党的斗争延续下去。

行动党是从拿着Milo桶筹款,一家一家去卖票的年代走过来的。这些年代,我们没有油水,靠的是意志力和奋斗的理念走过来。即使当了政府,我们也要把党和政分开,避免把国阵的错重蹈覆辙。除非以后中央政府透过政策把政党经费制度化地公平性分发,以后所有的党支出都还是需要向民众募捐。我们身为政党一份子,还是需要设法筹款给党,让党的斗争可以延续下去。

简单来说,要加入政党,就要准备为党的理念付出,为党的斗争贡献。

用新民主思维迎接新的马来西亚

在“一线制”年代,亲反对党仿佛是一种叛逆行为,而许多人对遭到国阵政府刁难对付的经历仍历历在目。在509后的新马来西亚,我除了希望看到民众踊跃加入政党,真心为政党付出,好让民众的政治参与度提升,更希望人民可以秉持着马来西亚尊重选择自由的精神,不需对自身支持哪个政党的选择躲躲藏藏。只有当人民在政治理念和政党有了选择上的自由,我们才真正的有了民主。这也是马来西亚新政府尊重人民的选择权力,开创新的民主思维的良机。

至于在509之前仍是国阵成员党的党员,在国阵最腐败、人民最痛苦、制度被破坏、国家名声下跌的时候,他们仍拥护着国阵,证明了他们是认同国阵与其成员党的奋斗理念的。所以,我也希望他们能坚守自己岗位,在国阵成员党里继续奋斗,让国阵扮演好反对党的角色,让马来西亚也能像过去的61年一样,有着强大的反对党。

換作你是馬哈迪

Submitted by DAP Malaysia on Sun, 04/08/2018 - 08:32

換作你是馬哈迪

在本土民主派眼里,马哈迪是一代梟雄,是右翼马来民族主义者,是马来西亚威权发展主义政体的建构者和巩固者,这个评价已无须爭论。

今天,联合马哈迪来推翻国阵的林吉祥和行动党诸公,也从未在私下或公开场合,为马哈迪的歷史罪孽平反,或为他涂脂抹粉。林吉祥声称,给马哈迪过去22年遗留的「祸根」一个「將功赎罪」的机会。与此同时,马哈迪也有自知之明,他向烈火莫熄先行者(Otai Reformasi)喊话,「即使改革运动要清算我也没关係,但先要推翻纳吉」。

我不会因此而觉得马哈迪人格伟大,我倒认为他性格强悍,好勇斗狠,支配性强,权力慾望重,所以他掌权时无所不用其极来打击政敌,破坏民主法治,拆解制衡机制,就是要横扫一切障碍,来追求他心目中的「新自由主义」主导「马来人至上」的现代化建国方略。

所谓「性格决定一切」,晚年老迈的马哈迪,即使不再握有权力,依旧是一名斗士,属这种人格类型的政客,有近似顽固的执著心,他目標明確,越战越勇,遇强愈强,竭尽所能,就是要斗倒纳吉,推翻巫统,改朝换代。

换作你是马哈迪,91岁高龄,你会选择在家里逗孙,还是上沙场「斗鸡」?换作你是马哈迪,家財万贯,你会选择享受人生,还是继续抗爭?

换作你是马哈迪,你本是右翼马来政治界的精神领袖,如果乖乖退休,还能在「巫统正统史观」中享受崇高地位。你会否如此不珍惜自己在国民歷史教科书中的「歷史功名」,去冒犯纳吉和巫统政权,万一挑战失败,將被扣上「马来民族叛徒」的大帽子?

换位思考

换作你是马哈迪,你原本稳坐大马国油公司的主席一职,油水滚滚而来,你会选择挑战纳吉而被革职,抑或支持纳吉而继续享受荣华富贵?

换作你是马哈迪,保健养生应该是重中之重,你会选择在夜间到各个甘榜走透透,让自己虚弱的心臟急促跳动,还是在安乐椅上养尊处优,笑看江湖?

换作你是马哈迪,你明知自己在执政的年代,也是財金丑闻纍纍,经不起被翻案彻查,你还会为了要严打一马公司丑闻的重重弊案,而不惜面对被操控的国家检调机关重新为旧案开档?

换作你是马哈迪,为了扶持孩子在巫统的政治前途,你会选择和纳吉高调衝突,还是和纳吉维持和谐关係?

换作你是马哈迪,你会选择在生命的最后岁月,在马来群眾面前,为你毕生最痛恨的民主行动党和林吉祥致歉,表示自己昔日曾抹黑火箭,污衊「行动党反马来人」,还是坚持自己的右翼民族主义的野蛮论述,绝不U转?

换作你是马哈迪,你会不惜一切代价,团结所有昔日的政治宿敌来掀起海啸,万一「变天」成功,或会面对被新政权清算的下场?

换作你是马哈迪,你会否甘冒上述种种高风险,用自己和家族的財富,以及个人的民族主义歷史功名,来和巫统进行这一场「政治豪赌」,这种show hand的大无畏精神,你真的敢吗?

作为歷史学者,从人性出发,我相信绝大多数人,尤其到了晚年,承受风险的能力会越来越低,往往都会趋向保守,选择往抵抗力最小的道路走,不是吗?但马哈迪却偏偏反其道而行。

即便你不相信马哈迪有改革的「诚意」,或怀疑他有不可告人的「动机」,但你不能用「动机」来否定他確实能在马来社会发挥攻击纳吉和巫统的强大战斗力,而这正是希望联盟在马来甘榜所欠缺的客观条件。

为了不让马来西亚民主化的巨轮走回头路,连蹲在黑牢里的安华都愿意和马哈迪和解,就连曾被马哈迪祭出「內安法令」投入冤狱的林吉祥和林冠英都愿意和马哈迪联手,他们都可以放下,请问你还执著些什么?

纳吉最害怕的就是马哈迪和安华及林吉祥並肩作战,在各自民族的社会里鼓动海啸,所以他绞尽脑汁都要联合哈迪阿旺来抗击希望联盟和土著团结党。

不要证明你比纳吉愚蠢!不要对「昔日的马哈迪」碎碎念,要捉住「当前的马哈迪」,团结他也好,利用他也罢,一句话,大步向前走!

加高枕头想想

请转传

机场“反恐费”犹如变相的“空中过路费”

Submitted by DAP Malaysia on Sat, 12/02/2017 - 16:45

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方贵伦抨击国阵政府把我国机场视为生金蛋的鸡,除了调涨KLIA2的乘客服务费(PSC,俗称机场税),也计划耗资80亿令吉落实入境乘客扫描系统(Advance Passenger Screening System,APSS),打算向出境乘客征收35令吉的“反恐费”,以分摊相关成本。
 
3天前,我已经提醒政府,即今年首8个月游览我国的外国游客人数,跟去年同期间相比,下降了1.5%,敲响了旅游业的警钟。为此,我呼吁政府重新检讨已经落实的旅游税和展延调涨KLIA2的乘客服务费,以免进一步影响旅游业。
 
然而,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MAVCOM)第二天就宣布,从2018年1月1日起,将统一大马机场的乘客服务费KLIA2的乘客服务费从原本50令吉,调整至73令吉。
 
就连亚航集团首席执行员东尼费南达斯也对这项措施感到非常不满,他在面子书上载外国媒体高度评价新加坡樟宜机场的视频,并写道:“这就是我对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和马来西亚机场不满的原因,价钱不断攀升,(服务)质量却乏善可陈。”
 
方贵伦指出,旅游业是我国第3大经济支柱和第2大外汇收入来源。更重要的是,旅游业发展能够促进市场消费,对整体经济有乘数效应,带动其他行业发展。
 
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旅游业在2016年蓬勃发展,并为国家经济带来1824亿令吉的收入,占据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4.8%。本地旅游业在2016年一共创造了320万个就业机会,占据了马国就业率的22.7%。当中,零售业提供了34.5%的就业机会,餐饮业则为31.2%,两者为大马旅游业创造65.7%的就业机会。
 
“如果游客人数减少,或因为政府征收的种种收费而减低消费意愿,直接受影响的群体就是本地零售业、餐饮业和住宿业者。显然地,政府是在与民争利!”
 
也是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的方贵伦指出,国阵政府在我国陆地上建造了一大堆利惠朋党,让广大人民受苦的收费大道之后,开始把注意力转向越来越多人使用的空中交通。
 
根据《太阳报》引述消息报道,政府预计将在15年内耗费80亿令吉,落实入境乘客扫描系统,以便过滤所有入境乘客并及时阻止恐怖分子入境,并将设置该系统的工作外包给一家私人公司,负责研发相关软硬件,而成本将由所有出境乘客分摊,即35令吉的“反恐费”。
 
“这无疑是一项朋党计划,美其名叫‘反恐费’,实则是变相的‘过路费’,只不过把收费站放置在机场。”
 
更过分的是,国际上其实已有现成的系统,例如澳洲使用的系统,只是耗费2亿5000万令吉,根本不需要耗资80亿令吉外包给私人公司开发。而且,这些国家的政府都会自行承担装置该系统的费用,或者只是要求乘客支付象征性费用。
 
政府任意决定机场收费,不但影响乘客,更打击旅游业及航空业,如今再在机场征收“反恐费”,无疑是杀鸡取卵,对旅游业雪上加霜。

方贵伦敦促政府,必须展延调涨KLIA2的乘客服务费,并且公布入境乘客扫描系统的外包详情和细节,让人民及国会议员们检讨该项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