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CA Supporters's blog

梁捷顺:盼希盟政府成全民政府,确保施政公正开明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Mon, 06/18/2018 - 16:08
梁捷顺

马青总秘书拿督梁捷顺表示,马来西亚是一个多元族群、宗教、文化和语言的国家,因此政府施政在以民为本的同时,也必须考量各族群和各宗教的特殊需求,以便真正反映我国的多元种特色。 其中中庸、包容、公正及开明的原则缺一不可。

针对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声称希盟政府若要稳住政权,就必须要解决小市民,尤其马来中下层阶级的经济生活问题,梁捷顺认为这是一种以选举胜利和政治权力为出发点的政治语言,但作为全民政府,希盟不应该只是照顾马来人中下层阶级,而更应该是全面的,成为一个属于全民的政府,建设一个不分种族和宗教,致力于全民团结和谐及繁荣的国家。

他表示,无论是哪一个政党执政,都必须紧记多元性是我国独有的特色,每一个马来西亚人都应该获得公平的权利和地位,但刘镇东的访谈中却只强调照顾马来人,而不是全民,难道非马来人就不能获得公平待遇吗?

“若希盟政府认为前朝政府不公,那就更应该纠正所有他们认为不公的政策,以全民的角度来解决所有马来西亚人民的问题,成为一个照顾全民的政府!

“有鉴于此,希望联盟政府必须履行承诺,照顾全体马来西亚人的利益,这样才能展现出希望联盟是一个属于全民,不分种族、宗教和政治立场的政府。”

马华服务中心资金非来自政府,郑联科:应先了解才批评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Mon, 06/18/2018 - 16:06

马华宗教和谐局主任拿督斯里郑联科强调,马华服务中心的运作向来不依赖国阵或政府的资金,部分马华区会关闭、暂停服务中心,或缩减活动,并不是因为国阵失去政权。

他也强调,马华中央领导层从未下令区会关闭服务中心,也绝对不会以关闭服务中心来报复选民。

“马华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服务中心,是由党领袖为服务人民而成立,并非如报道所说的只为华社服务。我们的政治力量来自于我们的服务,但与此同时也让外界产生一种印象,即马华只专注于服务,而忽略了我们在国家政策课题上的角色,以及在国阵政府内的制衡角色。” 

郑联科指出,马华服务中心基本上分三种:

第一种是由国州议员所成立的服务中心。这类中心在相关议员在大选中败选或不再执政时就会关闭,就如行动党、公正党及其他政党的国州议员一样。因此,前议员的服务中心关闭或缩减活动是很自然的事情。

第二种是由马华县市议员或候选人在各自选区所设立的服务中心,资金主要是由各领袖们自资或支持者所赞助。同样的,这些中心最终会基于个别议员或领袖的意愿和条件而决定关闭。

第三种是由马华支会或区会成立的服务中心,资金由相关的区会、支会所负责,政府并没有提供援助。马华总部向区会服务中心提供部分财政上的援助,但不是来自政府。 因此,那些指控马华服务中心在国阵失去中央政权后,因资金短缺而关闭是毫无根据的。 

他指出,马华领导层尊重基层领袖关闭服务中心或缩小服务范围的意愿和决定,因为这些中心主要是由志愿者负责管理,在失去政府部门的方便下,是难以有效提供涉及政府事务方面的服务。

“基本上,基层领袖在教育、福利和公共事务方面努力提供服务和援助,也难免感到沮丧,因为当马华在各方面努力提供服务时,其他政党则忙于政治作秀,对马华服务中心吹毛求疵及进行挑衅。最后,赢得选举者却是政治表演者,而不是提供服务的马华领袖。

“在第14届大选之前,其他政党,特别是行动党把选民的问题推卸给马华,因为马华是执政党。按照行动党的逻辑,如今马华输了,角色转换是件很自然的事,赢得政权的行动党应该效仿马华,不分种族或政治背景来为所有选民服务。

“但是,很可惜的是,行动党却在此时误导人民,指马华因为没有获得政府的资助而关闭服务中心,让人感到悲哀。”

廖中莱:停止政治报复,新政府应专注人民福祉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Fri, 06/15/2018 - 17:08

马华公会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开斋节献词

 

我在此恭贺举国穆斯林同胞开斋节快乐。

 

在这个意义非凡的斋戒月里,大家肯定都不分种族、文化信仰,期待着节庆的到来。这个富有欢乐和团结的佳节,是我国必须捍卫的文化特色。

 

随着大选结束,所有的政治分歧和偏见都应该搁置一旁。彼此间的对立只会对国家和人民带来伤害。

 

因此,新政府应付诸理性,停止一切报复政治,同时不要为了捞取廉价的宣传而鼓吹民粹政策。相反的,新政府应该在发展国家经济,以及提升人民福祉,尤其是有效的克服生活成本的问题。

 

适逢开斋佳节,我希望大家能在佳节发挥优良价值观和正能量,用宽恕之心来对待别人。让我们一起增进彼此的友谊,踊跃参与友族同胞的门户开放,展现各族之间团结融洽的精神!

夸大国债造成混淆,王锺璇:林冠英勿为政治利益典当国家利益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Thu, 06/14/2018 - 17:16

(吉隆坡14日讯)马华妇女组副主席拿督王锺璇呼吁,财政部长林冠英勿为了政治利益而典当国家利益,而应将工作专注于稳定我国股市和汇率,以及消费和投资信心上。

王锺璇指出,根据穆迪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马来西亚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50.8%,与前朝政府之前所公布的数据一致,但却与希盟政府财长林冠英所谓的“国债高达1兆令吉”和“占国内生产总值80.3%”的说法不符。

王锺璇表示,穆迪是国际知名的信用评级公司之一,它所发表的报告正好显示大马的债务水平仍然保持在合理水平,并不存有债务危机,对于维持我国的市场信心可说是非常有利。她不解为何林冠英身为财政部长,却要否认这项好消息?

“相反的,在过去1个多月以来,林冠英不仅一次声称我国国债达1兆令吉,把我国债务情况形容得相当严重,这种言论无疑制造更多混淆和疑虑,打击投资信心。”

王锺璇强调,她认同林冠英所说的要将政府债务透明化,但无法苟同林冠英计算国债的方式与国际计算国债的方式标准有所差异。林冠英为了迎合希盟“国债1兆”的论调,不惜把国债数字形容的如此严重,这只会打击投资者对我国的信心。

她认为,这些数据对我国的经济带来直接影响;身为财长应该专注于稳定我国的股市和汇率,而不是一再发表危言耸听、夸大其词的言论,最终对国家和人民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建议委安华为对外特使,以便名正言顺代表政府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Thu, 06/14/2018 - 17:01

(吉隆坡14日讯)马华副总秘书拿督斯里黄日升建议希盟政府,委任公正党实权领袖,即副首相夫婿安华为对外特使,以便他能以更明确的官方身份,代表大马政府进行对外事务的工作,为人民争取最大利益。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最近前往英国伦敦与英国外长约翰逊会面,并接受当地媒体时指出,英国政府承诺协助大马调查一马公司(1MDB)事件,并同意归还相关资产,同时也会检讨前朝在英国的巴特西(Battersea)发电站发展计划作出上述建议。

他提出,安华是以什么官方身份得到约翰逊接见,并代表大马政府进行上述会面,同时做出相关承诺和宣布,政府应该予以厘清和正名。

“安华是否以候任外长或副揆夫婿的身份代表政府?但这些都并非官方身份,在安华仍然不是国会议员和上议员的情况下,我们建议政府先委任安华为对外特使,好让他在涉及政府事务时,能够名正言顺的展开工作。”

“既然首相敦马哈迪已重申一定会让安华接任首相,在这两年期间,政府应该为安华安排一个正式的官方职称,以确保政府的运作都能符合正常的行政程序和法律条件。”

王锺璇:大马国债98%为内债,向日借贷将增加外债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Wed, 06/13/2018 - 17:19

(吉隆坡13日讯)针对首相敦马哈迪表示我国向日本要求提供低息贷款,以进行日本认为可行的计划,并且可能用部份贷款来减轻国家的财务负担,包括用来偿还目前利息过高的外债,马华王锺璇担心,此举将导致大马财务状况,陷入另一个外债危机。

她表示,在马来西亚的国债中,外债所占的比例非常少; 事实是大部分国债为国内债务。大马国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最高比率是在1986年,高达103.4%,去年则是50.8%的比重,而其中内债占大部分。

“内债是向国人借的钱,只要债务是以马币计算,清还债务一般上问题不大; 问题较大的是清还外债和外资逃离的问题。一旦外债增加,这意味着政府将支付更高的外债负担和风险,外币兑换率攀高也会导致我国需偿还更高的贷款。”

她表示,我国国债中高达98%,即7050亿令吉是以令吉计算的内债,只有2%债务即158亿令吉是外债。而当中的52亿令吉,是以日圆计算。若再向日本举债,就等同外债比重增加,而风险也跟着提高。

 “马哈迪在1983年向日本借815亿日圆,当时1令吉能兑换100日圆,也就是相等于8亿1500万令吉。可是在20年间,日圆对马币一起高企不下,至2003年,1令吉只换到26.5日圆,相比1985年的兑率是上涨了3.76倍,这也意味着必须承担更高的偿还额,因此若再以日圆举债,我国需承担兑换外汇亏损的更高风险,届时只会增加我国的债务负担。

有鉴于此,此项建议需从长计议,政府需考量国家的债务状况,才做定夺,因为最终人民可能被逼为政府买单。

王晓庭:吸取国产车计划教训,政府应引以为鉴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Tue, 06/12/2018 - 17:22

马青副总团长王晓庭不认同开创新的国产车品牌的建议,并质疑政府现阶段既然以振兴经济为主要目标,而我国不需要也没有必要增加多一个国产车品牌,所以这项建议是不妥当也是不合时宜的。

她指出,在自由竞争市场要开创新的品牌,首先必须要有其竞争力和卖点,而在大马除了已经有了自己品牌的国产车,市场上也拥有许多汽车的品牌供消费者选择,而消费者也可自由的依据自己的经济能力来选择自己负担得起的车款,而国产车在没有卖点的情况下,是很难与其他外国汽车品牌竞争,加上人口规模不大,国产车市场非常有限。至于国外市场,也会因众多的因素,而难以与其他知名品牌竞争,而处于下风。

“在1983年创办的宝腾(前称‘普腾’),人民可能在当时会基于支持国货的心态,而购买国产车以示支持,但是在现今社会,消费者根本不会为了支持而支持,而是基于本身的经济能力,所以政府不能为了做而做,反之应以积极提振经济为先,让大马早日实现先进国目标。”

她表示,在开创新国产车品牌,汽车技术掌握就是一项关键因素,因为它决定了汽车品牌的成败。我国是否有足够的汽车技术团队,抑或必须继续引进国外技术等,这也都是应该纳入考量的因素。更重要的是,所以在落实此政策与否,政府应考虑需求量及合理性的问题,政府更应引以为鉴,吸取之前国产车政策所带来的教训,避免国人为政府的冒险决策买单。

“以目前的交通规划来看,吉隆坡以及各州的大城市常受堵车之苦,而若开创新国产车品牌则可能加剧塞车的情况,甚至是恶化,所以我们完全看不到开创新国产车品牌的必要性,而政府也应顺应民意,直接打消此念头,专注于打造完善的公共交通系统。”

部门向人民报告KPI,委托PEMANDU进行公众互动计划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Tue, 06/12/2018 - 17:20

拿督斯里廖中莱新闻秘书林钊盈:

针对交通部长陆兆福今天指前任交通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在任期间,批准一项计划于一家公关公司搞个人形象,是一项不确实的指责。我有必要在此澄清,以正视听。

陆部长所提到的公关公司其实不是一家公关公司,而是绩效管理与传递单位(PEMANDU),它协助前政府落实绩效管理以及监督的工作。

由于前首相要求各个部门向人民报告本身的关键表现指标(KPI)的成绩,因此交通部委托PEMANDU进行公众互动计划,以让人民了解交通部的工作和进度。

陆部长提到的《星报》专栏文章,其实是建议每两个星期一次,报告交通部的计划进展,以及未来计划。它是这项公众互动计划的其中一部分项目,而不是唯一的项目,也绝不是作为个人宣传平台之用。

这项KPI公众互动计划因政府手续耗时,一直到今年一月才确定下来,后来因时间有限而无法顺利进行,并不是PEMANDU没有提供服务。针对此陆兆福本身也证实PEMANDU并没有向政府收费。

我建议陆兆福部长全心全意为国内公共交通发展做出努力,而不是蓄意打击前任交通部长。马来西亚为实现先进国目标,公共交通的发展极为关键,陆兆福应专注于这方面的工作。

 

内阁以外的“大内总管”?元老理事会职权令人质疑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Mon, 06/11/2018 - 17:15

马华副总秘书拿督斯里黄日升表示,元老理事会主席敦达因私下召见首席大法官和上诉庭主席,甚至要求2人辞职的举动,已经逾越其权限,也令人对元老理事会的职务和权限范围产生更多疑问。

 

根据媒体报道,前联邦法院法官哥巴斯里南揭露,敦达因在自己的私人办公室会晤了联邦法院首席大法官莫哈末劳勿斯和上诉庭主席祖基菲里阿末,并要求2名法官辞职,而这件事是“公开的秘密”。

 

“敦达因的举动已经违反宪法,因为除了首相之外,任何人都无权传召司法机构的最高领导人。而即使是首相召见法官,也是能免则免,以保障三权分立的原则。”

 

黄日升指出,在上个月,马华已针对首相在未组阁前,就已先行设立元老理事会以及理事会属下的2个委员会提出质疑,当时也要求政府为这些机构正名,包括说明元老理事会的职务和权限范围,以消除所可能引起的争议。

 

“早前元老理事会曾召见政府各部门秘书长,这已经极不妥当,而如今甚至召见首席大法官和上诉庭主席,令人怀疑元老理事会的权力犹如凌驾于内阁以外的‘大内总管’。”

魏家祥:华人人口渐少,马华拟转为多元种族党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Sat, 06/02/2018 - 17:27

(吉隆坡1日讯)经过三届大选惨败的痛苦教训,马华痛定思痛,将慎重考虑从华基政党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为这个69年的政党赋予新生命。

马华署理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说,不论喜欢与否,马华须认清一个事实,即华人人口逐渐减少,在人口日益萎缩的情况下,马华须伸出友谊之手,开拓“新市场”,以配合大马新政治格局的发展。 目前华人占国内人口的23%,预料到了2040年,华人人口只剩15%。

魏家祥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说,既然知道市场萎缩,马华就应致力扩大市场,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吸引有相同政治理念的友族同胞加入马华。

“我们须作出调整,至于如何转型,未来几个月是马华的关键时期,马华当务之急是找回定位及失去的灵魂,重塑政治信仰,找回价值趋向及中心思想。”

在转型为多元种族政党方面,他说,党员反应不一,资深党员有本身的看法,年轻党员则持另一种看法。 一项不可否认的事实,马华走过幽幽70载,确实为族群作出贡献,惟这已成为历史。 魏家祥表示,未来每一届大选都会有几百万名年轻选民,如果马华提出来的主张完全对他们起不了作用,这意味着马华永远失掉这些 人支持,久而久之,它变成失去影响力,以及毫无角色可扮演的蚊子政党。

错过退出国阵良机

魏家祥表示,马华已错过退出国阵的良机,既然选择留在国阵,今天就该面对集体领导、集体负责的结局。

他针对马华在5·09大选兵败如山倒,只剩下1国2州席,几乎抽离国内政治版图,马华在这关键时刻是否考虑退出国阵,这么回应。

他坦言,别人要怎样生存,要不要生存,马华无能干涉,马华须先把自己照顾好,过后才谈合作的事项。

“马华不会因为别人而生存下来,也不会因为别人该不该改变而有所纠结,马华会采取主动,通过瘦身或改变路线,以迎合大马人口 味,至于该怎么做,我们还在寻找适当的方法。”

受够为成员党说错话买单

魏家祥自认马华在国阵里头,当成员党领袖说错话,马华替他们买单,马华已受够了。

“我们先顾好马华,让党继续走下去,至于未来要和谁配合,或者基于什么理念配合,到时再磋商,目前还言之过早,希盟也是最后才组军对抗国阵。”

他形容马华在大选经历惨败后,尚未跨出第一步,因此党员不要一再定位为重当政府,认为还有机会回到权力核心。

5·09大选至今,魏家祥经过20多天沉淀,自认该思考的角色已思考完了,目前是时候为马华开创新页章,以迎合新格局的到来。

马华败选后,是否已出现退党潮? 魏家祥说,马华败至今天地步,该走的留不住,反而祝福他们,愿意留下与党共进退的,则会扮演监督政府的角色。

感叹人走茶凉

“我不介意一些基层领袖号称带多来人退党,若心不在,留住也没用,马华不应停留在有多少党员,只要找真正认同党路线的人,就算 10万8万名党员也没问题。”

他感叹人走茶凉,一些人逐渐疏远马华,以前随时可打通的电话,现在开始避开。 他了解到这是正常现象,也是政治现实,毕竟马华不再是主角,他反而替一些有情有义的团体感到担心,并叮嘱他们想清楚是否要马华领袖出席活动,以免往后对他们带来不便。

虽然有人退党,也有不少人接触马华,表明是希盟的支持者,如今要加入马华,一起监督新政府。 魏家祥认为,马华如今要学习的,是一些无形组织如何以区区数十人即可带动数以千计支持者,让人们拥有共同政治信念,与马华走在一起。

只要人民日子过得更好 不介意长期扮演反对党

“只要人民的日子过得更好,制度上的改变也让大家高兴,马华就算长期扮演反对党角色也无所谓!”

魏家祥说,很多人问他,国家下一次变天会是什么时候? “这是打从我心里的话,就算不变天,只要人民日子过得更好,制度上的改变都让大家高兴,马华也算完成了历史任务,当年华社希望看到华人参与政治主流,如果若干年后,这是人民要的局面,我们也替整个民族感到高兴,何乐而不为?”

在卸下历史包袱后,马华往后会专注于理性论政,成为客观理性的反对党,政府做得好,马华将不会吝啬给予掌声,不再像过去般, 因为党鞭制而不能认同反对党好的一面。

做个有建设性反对党 

他说,大马已诞生两线制,如今国阵已变成反对党,政党轮替不再是魔咒,既然是这样,马华反而可以痛痛快快扮演好监督政府的角色。

他认为,全世界最好的执政党,还是会留一些空间给反对党扮演好监督角色,马华会调整心态,做个有建设性及有效的反对党,长期耕耘,把核心工作放在论政及政治议题上,联谊性活动则可免则免,把力度放在政策面、政,普世价值、未来全球走势,族群之间的 关系、公共政策对各阶层的影响,这一切反而得到更大的市场。

从最鼎盛到硕果仅存 巨变让政治生涯更精彩

魏家祥于90年代加入马华,在2004年马华最鼎盛时期首次中选为国会议员,当时马华有31国会议员,没想到时移势迁,如今他成为马华硕果仅存的国会议员。

经历如此巨大的变化,魏家祥感叹说:“这是30倍的分别,让我的政治生涯变得更精彩!” “纵观世界各国政治人物的从政生涯,总会经历起起落落,我在2004年中选后当国阵后座议员,2008年当上教育部副部长,这是我从小立志从政最不想担任的官职,因为副教长确实不是人做的,我却就任了5年。”

魏家祥说,成为反对党议员后,他成为了卸下原罪及历史包袱的马华代表。

“国阵内部组织出现权力倾斜,一些友党讲话,马华要替他买单,不堪入耳的言论,虽然马华领袖当时作出严厉谴责,人家视之为一 体,撇不了关系,很多不道德的东西发生了,可以通过当时的权力架构在内阁提出,有碍于不能对外把问题摊开来讲,人们不懂你在 内阁做了什么,今天总算痛痛快快卸下了原罪和历史包,对马华而言,这何尝不是一种解脱?”

翻阅文件了解所有课题 任部长每周二睡不好 部长给了感觉职高权重,不过魏家祥自言3年多担任部长,他每个周二都睡不好! 内阁在每个周三开会,为了做好周全准备,魏家祥每个周二晚上都要翻阅整份文件,细嚼慢咽每个字眼,以了解所有课题。

“由于周三早上要开内阁会议,每逢周二我都睡不好,在阅读所有文件后,最早也要晚上12点才上床入睡,迟则2、3点。”

他说,在内阁3年多,他积极参与会议,该讲的议题还是会讲,不理会其他部长的眼光,碍于内阁会议内容不能对外公开,人们不理解内阁的实际情况。

他回忆说,当马华部长针对郭鹤年事件在内阁会议上回敬巫统部长,却被骂笨蛋愚蠢,哪有政党有受到这样对待?

消费税把国阵推倒

消费税是压倒国阵的最后一根稻草! 魏家祥说,一项不容否认的事实,很多国家的执政党都因为推出消费税而纷纷垮台,新加坡却例外,打破倒台的魔咒。 全球170个国家落实消费税,证明它是一项有效的税务制度,问题在于大马在推行消费税时,人民面对巨大生活压力,马币贬值,各种 因素导致物价高涨,人民把一切归咎于政府处理不当,最终效应是大家都闹革命,铁了心肠换政府。

“纳吉认同专业人士的说法,消费税可有效征收税务,很多周边国家都推行消费税,关键在于推行时出现太多问题,尤其把消费税制定 在6%,让人民叫苦连天,物品原本起价6%,一些最终却涨至60%,连豁免项目如茶室的无糖西茶也起价20仙,最终把国阵推向倒台 的边缘。”

马华里外不是人

生活费高涨、贪污、消费税、部长狂妄自大,特定人士的言论、马华长期被解读为没有替社群讲话,是导致马华被华裔选民唾弃的主要原因。

魏家祥表示,`一些人的无厘头言论或小小事件也算在候选人的身上,国阵领袖碍于不能光明正大公布内阁谈论事项,马华要收拾残局,唯华人没有给予足够力量,最终形成马华里外不是人。

打服务牌被唾弃

马华在过去多届大选打着服务的招牌为民服务,最终还是被选民唾弃,只有5%华裔选民在本届大选支持国阵,究竟马华还有生存价值 吗? 对于这一点,魏家祥坦言,服务牌绝对不是万灵丹,它是马华要背负的责任,作为政府,就有必要把人民委托的事做好,否则将会成 为出气筒。 

“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种红薯,身为执政党,如果不做服务,该做什么?如今国阵与希盟对调角色,人民有问题要找希盟领袖解决,马华反而可以专心及专业论政,提出看法和批评,引导舆论,甚至提出建议加以改善,这是马华未来要走的新路线。”

7月党选角逐总会长职

另外,魏家祥证实,他将更上一层楼,在7月举行的马华党选角逐总会长职。 他说,5.09大选后,他是马华硕果仅存的国会议员,因此必须扛起责任,领导马华继续向前迈进。

由于马华在大选遭到有史以来的惨败,该党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为了负责,不会在 党选寻求蝉联。 他表示,马华接下来将全力栽培年轻人,为再次变天打好基础。

资料来源:南洋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