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场“反恐费”犹如变相的“空中过路费”

Submitted by DAP Bukit Bintang on Sat, 12/02/2017 - 16:45


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方贵伦抨击国阵政府把我国机场视为生金蛋的鸡,除了调涨KLIA2的乘客服务费(PSC,俗称机场税),也计划耗资80亿令吉落实入境乘客扫描系统(Advance Passenger Screening System,APSS),打算向出境乘客征收35令吉的“反恐费”,以分摊相关成本。
 
3天前,我已经提醒政府,即今年首8个月游览我国的外国游客人数,跟去年同期间相比,下降了1.5%,敲响了旅游业的警钟。为此,我呼吁政府重新检讨已经落实的旅游税和展延调涨KLIA2的乘客服务费,以免进一步影响旅游业。
 
然而,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MAVCOM)第二天就宣布,从2018年1月1日起,将统一大马机场的乘客服务费KLIA2的乘客服务费从原本50令吉,调整至73令吉。
 
就连亚航集团首席执行员东尼费南达斯也对这项措施感到非常不满,他在面子书上载外国媒体高度评价新加坡樟宜机场的视频,并写道:“这就是我对马来西亚航空委员会和马来西亚机场不满的原因,价钱不断攀升,(服务)质量却乏善可陈。”
 
方贵伦指出,旅游业是我国第3大经济支柱和第2大外汇收入来源。更重要的是,旅游业发展能够促进市场消费,对整体经济有乘数效应,带动其他行业发展。
 
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旅游业在2016年蓬勃发展,并为国家经济带来1824亿令吉的收入,占据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4.8%。本地旅游业在2016年一共创造了320万个就业机会,占据了马国就业率的22.7%。当中,零售业提供了34.5%的就业机会,餐饮业则为31.2%,两者为大马旅游业创造65.7%的就业机会。
 
“如果游客人数减少,或因为政府征收的种种收费而减低消费意愿,直接受影响的群体就是本地零售业、餐饮业和住宿业者。显然地,政府是在与民争利!”
 
也是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的方贵伦指出,国阵政府在我国陆地上建造了一大堆利惠朋党,让广大人民受苦的收费大道之后,开始把注意力转向越来越多人使用的空中交通。
 
根据《太阳报》引述消息报道,政府预计将在15年内耗费80亿令吉,落实入境乘客扫描系统,以便过滤所有入境乘客并及时阻止恐怖分子入境,并将设置该系统的工作外包给一家私人公司,负责研发相关软硬件,而成本将由所有出境乘客分摊,即35令吉的“反恐费”。
 
“这无疑是一项朋党计划,美其名叫‘反恐费’,实则是变相的‘过路费’,只不过把收费站放置在机场。”
 
更过分的是,国际上其实已有现成的系统,例如澳洲使用的系统,只是耗费2亿5000万令吉,根本不需要耗资80亿令吉外包给私人公司开发。而且,这些国家的政府都会自行承担装置该系统的费用,或者只是要求乘客支付象征性费用。
 
政府任意决定机场收费,不但影响乘客,更打击旅游业及航空业,如今再在机场征收“反恐费”,无疑是杀鸡取卵,对旅游业雪上加霜。

方贵伦敦促政府,必须展延调涨KLIA2的乘客服务费,并且公布入境乘客扫描系统的外包详情和细节,让人民及国会议员们检讨该项决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