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吉祥:巫统领袖继续散布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

Submitted by DAP Malaysia on Mon, 06/18/2018 - 16:34

民主行动党国会领袖兼依斯干达公主城国会议员林吉祥
于2018年6月18日(星期一)在槟城发表的声明

我在此要严正警告巫统领袖、有志者和宣传人员,假如他们继续像在之前的巫统大会以及第十四届大选期间—巫统在该届大选落败,终止其作为马来西亚不败执政党的神话—那样散布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他们的恶行就会被揭穿。

我对于(七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在本月杪的后第十四届大选的巫统党选中当选巫统主席,还有三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当选巫统署理主席,以及九位候选人中的哪位会当选为巫统的三名副主席,不予理会。

但倘若巫统在后第十四届大选时期依然持续着巫统先前的分化及有害的种族、宗教、仇恨、恐惧和谎言政治,尤其是散播有关民主行动党是反马来人、反伊斯兰教和反王室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那么巫统的恶行就会被揭穿。

无论巫统正迈向消亡还是重新崛起都与我无关。但假如巫统领袖继续散布有关民主行动党的谎言、假新闻和假讯息,那这就与我有关。

这篇文告其实是回应所谓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这个神秘、身份隐晦的组织的完全莫须有的指控,它要求外人不得干涉巫统的内部事务。

这个隐晦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表示那些如今身处人民公正党或团结党的前领袖和前党员都无权干预即将来临的巫统党选,并说道“外人挑选一些领袖或预测党选成绩是疯狂的举动。”

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接着就做出完全不经查证和没有根据的指控,指称今年的巫统党选和马哈迪时代的“封闭”竞选非常不同,后者类似于“林吉祥领导民主行动党的方式,并受到那个时候的领袖和党员谴责”。

民主行动党党员和马来西亚民众绝不会忘记巫统领袖/人员三番四次要破坏或甚至是查禁民主行动党的企图,这乃是纳吉时代其中一项最恶劣的滥权事件。民主行动党从2012年至2018年之间所承受的苦难,当巫统领袖/人员在这段期间滥用他们的权力影响社团注册局企图籍着民主行动党于2012年的中委会选举是不民主和非法的谎言来打击民主行动党的斗争精神!

这引发了长达六年的苦难、考验和煎熬,全都是由巫统/国阵谋士所预谋来摧毁民主行动党的,包括举行了完全没有必要的民主行动党中委会重选,而社团注册局并非从内政部收到指示,而是直接从首相办公室接收指示!

所以,民主行动党能熬过这六年的苦难而不受损害实在是令人惊异的事,正如马来西亚选民颠覆了主流分析员和民调调查员的期望和预测,在2018年5月9日的第十四届大选促成和平及民主的政权转移,震惊全世界!

巫统领袖和谋士应该停止假装他们不曾干预其他政党的内部事务。

他们收买前民主行动党党员和“雇佣兵”成为网络打手,捏造谎言成为社团注册局对付民主行动党的根据,但他们都失败了,因为民主行动党领袖都是持守原则、站稳立场的人,并不会在一片谎话中出卖灵魂攻击民主行动党和其领袖。

在这六年间耗费在破坏或查禁民主行动党的行动中的大笔资金是否也源自于一马公司丑闻?这也是值得调查的事项。

本月杪的巫统大会是否会为着巫统领袖和人员在过去六年间企图利用他们的网络打手和雇佣兵去影响社团注册局,以达成破坏或查禁民主行动党让后者成为非法政党的目的,而向民主行动党道歉?

这个只在巫统于第十四届大选遭遇灾难性落败后才冒出来的神秘、身份隐晦的巫统策略通许单位的真面目,是时候被揭示了。

它是否充当纳吉的喉舌和代理人,尽管他已经辞去巫统主席职位,但仍想要“垂帘听政”?

这个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是否和那名告知国际媒体只有傻瓜才不知道美国司法部有关一马公司丑闻的盗贼统治诉状里所提及的“马来西亚一号官员”是指前首相纳吉的巫统领袖有任何关系呢?

巫统策略通讯单位宣称警方在第十四届大选后在纳吉的帕威年公寓处充公的总值超过1亿令吉的26种不同货币的现款和约五亿令吉的珠宝、手表和名牌手提袋是属于巫统的。

这项宣称是否是正式发布代表巫统领导层的立场,还是只是由代表身份保持神秘的个别人士的巫统策略通讯单位所发表?

https://dapmalaysia.org/cn/statements/2018/06/18/12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