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服务中心资金非来自政府,郑联科:应先了解才批评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Mon, 06/18/2018 - 16:06

马华宗教和谐局主任拿督斯里郑联科强调,马华服务中心的运作向来不依赖国阵或政府的资金,部分马华区会关闭、暂停服务中心,或缩减活动,并不是因为国阵失去政权。

他也强调,马华中央领导层从未下令区会关闭服务中心,也绝对不会以关闭服务中心来报复选民。

“马华分布在全国各地的服务中心,是由党领袖为服务人民而成立,并非如报道所说的只为华社服务。我们的政治力量来自于我们的服务,但与此同时也让外界产生一种印象,即马华只专注于服务,而忽略了我们在国家政策课题上的角色,以及在国阵政府内的制衡角色。” 

郑联科指出,马华服务中心基本上分三种:

第一种是由国州议员所成立的服务中心。这类中心在相关议员在大选中败选或不再执政时就会关闭,就如行动党、公正党及其他政党的国州议员一样。因此,前议员的服务中心关闭或缩减活动是很自然的事情。

第二种是由马华县市议员或候选人在各自选区所设立的服务中心,资金主要是由各领袖们自资或支持者所赞助。同样的,这些中心最终会基于个别议员或领袖的意愿和条件而决定关闭。

第三种是由马华支会或区会成立的服务中心,资金由相关的区会、支会所负责,政府并没有提供援助。马华总部向区会服务中心提供部分财政上的援助,但不是来自政府。 因此,那些指控马华服务中心在国阵失去中央政权后,因资金短缺而关闭是毫无根据的。 

他指出,马华领导层尊重基层领袖关闭服务中心或缩小服务范围的意愿和决定,因为这些中心主要是由志愿者负责管理,在失去政府部门的方便下,是难以有效提供涉及政府事务方面的服务。

“基本上,基层领袖在教育、福利和公共事务方面努力提供服务和援助,也难免感到沮丧,因为当马华在各方面努力提供服务时,其他政党则忙于政治作秀,对马华服务中心吹毛求疵及进行挑衅。最后,赢得选举者却是政治表演者,而不是提供服务的马华领袖。

“在第14届大选之前,其他政党,特别是行动党把选民的问题推卸给马华,因为马华是执政党。按照行动党的逻辑,如今马华输了,角色转换是件很自然的事,赢得政权的行动党应该效仿马华,不分种族或政治背景来为所有选民服务。

“但是,很可惜的是,行动党却在此时误导人民,指马华因为没有获得政府的资助而关闭服务中心,让人感到悲哀。”

刘华才:阿旺分析不客观.“民政无需靠巫统生存”

Submitted by Gerakan on Mon, 06/18/2018 - 13:46

(吉隆坡16日讯)民政党副主席拿督刘华才博士驳斥政治分析家阿旺阿兹曼教授指民政党必须依靠巫统生存的说法,并强调民政无需依靠巫统生存。

他发文告指出,阿旺阿兹曼的分析并不客观及逻辑,如果说民政党必须依靠巫统才能生存,那么民政党根本不会在509大选中全军覆没,而巫统却仍赢得54个国会议席。

他也强调,民政党并无意将该党在本届大选中的惨败归罪任何人,但是眼下的当务之急就是先整顿好党好,等壮大民政党后才考虑对外的合作。

他坦言,基层在过去已不下10次要求退出国阵,但这次大选的讯息很明确,他相信民政党的候选人都已全力以赴,但选民还是不投给马袖强、刘华才,只是一直说:“你是好人、有做工”,他们怪民政党还留在国阵。

刘华才也指出,民政党在创党之初本来就处在反对党位置,因此今天民政党回到反对党的位置并不是难事,但最重要的是党员的心留在民政。

廖中莱:停止政治报复,新政府应专注人民福祉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Fri, 06/15/2018 - 17:08

马华公会总会长拿督斯里廖中莱开斋节献词

 

我在此恭贺举国穆斯林同胞开斋节快乐。

 

在这个意义非凡的斋戒月里,大家肯定都不分种族、文化信仰,期待着节庆的到来。这个富有欢乐和团结的佳节,是我国必须捍卫的文化特色。

 

随着大选结束,所有的政治分歧和偏见都应该搁置一旁。彼此间的对立只会对国家和人民带来伤害。

 

因此,新政府应付诸理性,停止一切报复政治,同时不要为了捞取廉价的宣传而鼓吹民粹政策。相反的,新政府应该在发展国家经济,以及提升人民福祉,尤其是有效的克服生活成本的问题。

 

适逢开斋佳节,我希望大家能在佳节发挥优良价值观和正能量,用宽恕之心来对待别人。让我们一起增进彼此的友谊,踊跃参与友族同胞的门户开放,展现各族之间团结融洽的精神!

夸大国债造成混淆,王锺璇:林冠英勿为政治利益典当国家利益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Thu, 06/14/2018 - 17:16

(吉隆坡14日讯)马华妇女组副主席拿督王锺璇呼吁,财政部长林冠英勿为了政治利益而典当国家利益,而应将工作专注于稳定我国股市和汇率,以及消费和投资信心上。

王锺璇指出,根据穆迪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马来西亚政府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50.8%,与前朝政府之前所公布的数据一致,但却与希盟政府财长林冠英所谓的“国债高达1兆令吉”和“占国内生产总值80.3%”的说法不符。

王锺璇表示,穆迪是国际知名的信用评级公司之一,它所发表的报告正好显示大马的债务水平仍然保持在合理水平,并不存有债务危机,对于维持我国的市场信心可说是非常有利。她不解为何林冠英身为财政部长,却要否认这项好消息?

“相反的,在过去1个多月以来,林冠英不仅一次声称我国国债达1兆令吉,把我国债务情况形容得相当严重,这种言论无疑制造更多混淆和疑虑,打击投资信心。”

王锺璇强调,她认同林冠英所说的要将政府债务透明化,但无法苟同林冠英计算国债的方式与国际计算国债的方式标准有所差异。林冠英为了迎合希盟“国债1兆”的论调,不惜把国债数字形容的如此严重,这只会打击投资者对我国的信心。

她认为,这些数据对我国的经济带来直接影响;身为财长应该专注于稳定我国的股市和汇率,而不是一再发表危言耸听、夸大其词的言论,最终对国家和人民只有百害而无一利。

建议委安华为对外特使,以便名正言顺代表政府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Thu, 06/14/2018 - 17:01

(吉隆坡14日讯)马华副总秘书拿督斯里黄日升建议希盟政府,委任公正党实权领袖,即副首相夫婿安华为对外特使,以便他能以更明确的官方身份,代表大马政府进行对外事务的工作,为人民争取最大利益。

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最近前往英国伦敦与英国外长约翰逊会面,并接受当地媒体时指出,英国政府承诺协助大马调查一马公司(1MDB)事件,并同意归还相关资产,同时也会检讨前朝在英国的巴特西(Battersea)发电站发展计划作出上述建议。

他提出,安华是以什么官方身份得到约翰逊接见,并代表大马政府进行上述会面,同时做出相关承诺和宣布,政府应该予以厘清和正名。

“安华是否以候任外长或副揆夫婿的身份代表政府?但这些都并非官方身份,在安华仍然不是国会议员和上议员的情况下,我们建议政府先委任安华为对外特使,好让他在涉及政府事务时,能够名正言顺的展开工作。”

“既然首相敦马哈迪已重申一定会让安华接任首相,在这两年期间,政府应该为安华安排一个正式的官方职称,以确保政府的运作都能符合正常的行政程序和法律条件。”

王锺璇:大马国债98%为内债,向日借贷将增加外债

Submitted by MCA Supporters on Wed, 06/13/2018 - 17:19

(吉隆坡13日讯)针对首相敦马哈迪表示我国向日本要求提供低息贷款,以进行日本认为可行的计划,并且可能用部份贷款来减轻国家的财务负担,包括用来偿还目前利息过高的外债,马华王锺璇担心,此举将导致大马财务状况,陷入另一个外债危机。

她表示,在马来西亚的国债中,外债所占的比例非常少; 事实是大部分国债为国内债务。大马国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最高比率是在1986年,高达103.4%,去年则是50.8%的比重,而其中内债占大部分。

“内债是向国人借的钱,只要债务是以马币计算,清还债务一般上问题不大; 问题较大的是清还外债和外资逃离的问题。一旦外债增加,这意味着政府将支付更高的外债负担和风险,外币兑换率攀高也会导致我国需偿还更高的贷款。”

她表示,我国国债中高达98%,即7050亿令吉是以令吉计算的内债,只有2%债务即158亿令吉是外债。而当中的52亿令吉,是以日圆计算。若再向日本举债,就等同外债比重增加,而风险也跟着提高。

 “马哈迪在1983年向日本借815亿日圆,当时1令吉能兑换100日圆,也就是相等于8亿1500万令吉。可是在20年间,日圆对马币一起高企不下,至2003年,1令吉只换到26.5日圆,相比1985年的兑率是上涨了3.76倍,这也意味着必须承担更高的偿还额,因此若再以日圆举债,我国需承担兑换外汇亏损的更高风险,届时只会增加我国的债务负担。

有鉴于此,此项建议需从长计议,政府需考量国家的债务状况,才做定夺,因为最终人民可能被逼为政府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