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和推行全新的公共交通月票

Submitted by DAP Bukit Bintang on Wed, 11/08/2017 - 18:24

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暨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方贵伦于2017年11月8日,针对“政府不打算推行公交月费卡”一事发表文告。
 
民主行动党全国财政方贵伦要求联邦政府正视大吉隆坡的40%低收入群体(B40)的困境,恢复和推行全新的公共交通月票,鼓励更多人使用公共交通,不但能够帮助B40群体解决生活成本日益增长的问题,也能够舒缓大吉隆坡的交通堵塞问题。

今早国会,我询问负责掌管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SPAD)的首相署部长南茜苏克利(Nancy Shukri),即联邦政府是否有意推行公交月票,以鼓励更多人使用大吉隆坡的公共交通。

南茜只是回答:“当前已经提供50%的折扣优惠,给乐龄人士、残障人士及学生的乘客”。换句话说,联邦政府会坚持当前的公交收费系统,不准备扩大受惠群体,让所有人都能够以更廉宜的成本使用公交系统。

也是武吉免登区国会议员的方贵伦指出,不久前希望联盟推出的2018年替代预算案,建议推出100令吉无限次使用的公交月票,以鼓励更多人使用公交系统,并减轻人民,尤其B40群体的生活负担。

行动党员对于与马哈迪合作分成四个派系

Submitted by Marcus on Thu, 11/02/2017 - 22:51

都說了「黨內無黨,千奇百怪」,公正黨內有聯伊派和反伊派,眾所周知,行動黨裡有不同的思想派系,也是自然不過的事。

像面對中共的一帶一路和九段線的政策與聲明,行動黨內出現贊同和反對的聲音,雖然感覺上反對的聲音較大,但為了避免進一步流失「大中華膠」社群(行動黨基本盤)的選票,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淡化處理,避談這一塊。而針對和馬哈迪及他的土團黨結盟一事,黨內也大致上分成舔馬派、聨馬派、騎馬派和反馬派四種聲音。

你問我這四派的差異在哪?

簡單地形容,舔馬派將土團視為新巫統,視自身為新馬華,認為權力至上,若馬哈迪能以「國陣2.0」的方式帶領大家打下江山,哪怕是犧牲原則和黨魂,有官做,何樂而不為?
聨馬派其實和舔馬派相仿,不過認為自己是有原則有良心的條件下接受馬哈迪的領導,情形有點像過去民政黨「打入國陣,糾正國陣」的心境。
騎馬派主張「馬哈迪是工具」論,認為接受政治現實,利用馬哈迪的聲望、利用巫統的分裂、利用土團黨可能帶來的馬來海嘯,達致改朝換代的目標,是沒有選擇的選擇。
反馬派裡,若細分,有完全反對馬哈迪與只能接受和馬哈迪「分開走,一起打」兩種思維,後者樂見馬哈迪成為在野勢力,但沒辦法稱呼馬哈迪為「同志」。同時,反馬派憎恨種族主義,認為黨和種族性的土團黨結盟,是一種災難性的結合。